著笔中文网 > > 再嫁高门 > 第262章

第262章

 热门推荐:
    恨不得被遗忘的两个‘垃圾’,随着男人一步步逼近,就察觉到极度危险的眼神盯着他们。

    简直就像是被饿狼给盯上了一样。

    两人相视一眼,终于有了从来没有过的心灵相通,瞬间起身,背道而驰。

    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

    那男人能悄无声息的跟着他们,还能一招就把他撂倒,绝对不是他们能对付的。

    因此,现在两人往相反的反向跑,就看谁的运气好,能跑掉一个是一个。

    可惜想法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忍的。

    沈坤就如同鬼影般出现在了向东跑的男人身后,修长的腿闪电般的扫出,再度把人踢倒在地,还是一时半会儿爬不起来的那种。

    再迅速的追向另外一个往反方向跑的男人,抓住后颈就对他挥起拳头。

    陆一一听到那边传来的痛呼声,还有断断续续的求饶声,犹豫了一会,还是慢慢的往沈坤的方向走过去。

    哎,现在她冷静了下来,自己想起来也觉得有点丢脸,怎么就这么没用了呢?

    学了这么多年的武,之前还抱怨没有用武之地,现在有机会了,不仅没有用出来,还被吓得腿都软了。

    走近他们,就嗅到了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她顿住脚步,问:“要不我打电话报警吧?”

    报警的坏处,就是自己的父母很快会知道这件事,她怕他们担心,也怕他们不会再让自己住在外面。

    但是不报警,就查不出来幕后的主使者,也不知道谁要针对自己?

    要是他们再去对自己家人下手怎么办?

    等自己的家人出点什么事,自己后悔都来不及。

    就在这个时候,地上的男人发出低哑虚弱的声音:“别打了,我说,我都说。”

    沈坤对陆一一挥了挥手,示意不用。

    这才轻呲一声,带着警告意味的开口:“你说的轻点,等下我再去问另一个,要是发现你们谁撒谎了,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世界上。”

    原本想撒谎的男人:艾玛,他把我的后路都断了,我都不敢撒谎了。

    毕竟生命还是很美好的。

    他现在就盼着警察能赶紧来,他宁愿面对警察,也不愿意面对这下手狠辣的男人。

    身上难以抑制的疼痛,让他终究还是屈服了:“是,是李少让我们请陆小姐去喝一杯的,我们就是行动上不礼貌了点,但是我敢发誓,我绝对没有伤害陆小姐的意思。”

    谁说男人宁愿流血也不愿意流泪的。

    他现在不仅在流血,眼泪也控制不住的落了下来。

    “你最好不要骗我!”沈坤又来到另外一个男人身边,拳拳到肉的把人扁了一顿,才开口问:“老实交代,是谁让你来的!”

    男人疼的痛哭流涕:“别打了,我说,是李少让我们来把陆小姐带去…”

    他为什么要打了自己才问呢?

    之前他听到同伴的痛呼声后,就已经决定洗心革面,老实交代了啊?

    沈坤这才用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自己就去路一一面前蹲下:“上来吧,我背你回去。”

    陆一一没来到他还是报警了,弯腰凑到他的耳边,有点郁闷的低声道:“咱们现在还不能走,得跟着警察去录口供,要不然被他们反咬一口,说是咱们打劫他们怎么办?”

    她身上有股淡淡的柠檬香味,在他的鼻尖萦绕,让他喉结滚动了一下,起身回头看着她笑:“忘了告诉你,我调到海城的特殊部门了,这是我在海城经手的第一个案件,等下会有同事过来把人带走。”

    “真的?”见他肯定的点头,陆一一露出了狗腿的笑容,冲他竖起来了大拇指:“厉害啊,你修理他们,简直是杀鸡焉用牛刀,便宜这两个混蛋了。”

    又双手合十,祈求的看着他:“不过,沈哥哥,你看这事,能不能不告诉别人啊?”

    沈坤对她这行为很熟悉。

    他很清楚的记得,自从自己有记忆起,每当她做错了事,或者是需要自己和阎睿去给她背黑锅,她就会用这一招让自己妥协。

    可是看着她那宛若凝脂的肌肤,那美丽迷人的桃花眼里好似盛着万千星辰,让他的心脏似乎被什么东西攥住了一般,完全舍不得拒绝她的任何条件。

    他挪开让自己沦陷的眼神:“不想让叔叔阿姨他们知道?”

    陆一一赶紧点头:“对对,只要你替我把这件事瞒下来,我以后都听你的。”

    她这话是有口无心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知道他吃这一套。

    陆一一心里怀疑,是自己小时候仗着比他大几天,逼着他喊自己姐姐,把人欺负狠了。

    以至于让他后来逮着能翻身做主的机会,就逼着自己喊他哥哥。

    嘁,好女孩能屈能伸,不过是一声‘哥哥’而已,有什么好不好意思的?

    别说是哥哥了,就算是让自己喊他叔叔,舅舅什么的,自己也能喊得出来。

    就像是阎睿,才比自己大几个月而已,平时自己也喊他的名字,不过有求于人的时候,她照样乖乖的喊舅舅。

    沈坤却看着她:“我才回来,还没落脚的地方,听说你买了公寓,先让我借住一段时间,我就答应不把这件事告诉你家里人。”

    “行啊!”陆一一难掩喜色的冲他伸手:“一言为定,来,击掌!”

    沈坤见她眼里的笑意荡漾,就知道她根本没把自己当成异性看待。

    他眼里闪过狡黠,伸手和她击掌:“一言为定!”

    等两人住在一起,他会让她明白,自己不是她的弟弟,也不是她的玩伴,而是一个男人。

    没过多久,一辆警车呼啸而来,一男一女下来和沈坤打了个招呼后,简单的说了几句,就带着倒在地上起不来的两个男人上车离开了。

    沈坤再度蹲在陆一一的面前:“行了,咱们也回去吧?”

    “你别嫌我重啊!”陆一一很淡定的扑到他的背上,口不对心的道:“要是背不动,让我下来走也行。”

    又很懊恼:“哎呀,咱们之前就应该让你同事先把咱们送回去的,真是失算了。”

    主要是她是个奉公守法的好公民,很少有机会近距离的面对着人民警察,完全不敢肆意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