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笔中文网 > > 再嫁高门 > 第185章 道具人

第185章 道具人

 热门推荐:
    陆迟很想骂人。

    他之前接到了沈晋北的电话,人家很光棍的和他说,昨晚他被女人诱惑了,而那个女人就是薛灵玉。

    陆迟真的很头疼,深怕朱颜会把这件事怪到自己头上。

    毕竟昨晚上是他让沈晋北带回去的,但是他也没让他监守自盗啊。

    而且这事,自己想瞒也瞒不下去,朱颜早晚会知道的。

    他心里骂n,脸上的神色也凝重起来:“之前那个电话就是沈晋北打来的,说昨晚你朋友喝的有点多,那他当成小白脸给霸王硬上弓了。”

    朱颜扶着鞋柜的手一滑,差点就坐在地上了:“你说什么?”

    陆迟听到她尖利的声音,还有那震惊的眼神,上前扶住她,一脸无辜的叹息:“他说,你朋友的前夫也来海城了,晋北准备陪着她一起去见人,怎么也得让她前夫知难而退,是吧?”

    “我看八成是你朋友心情不好,才借酒消愁,最后可能一时之间想不开,才把晋北给…”

    他见朱颜的脸色不对,也不敢再替兄弟说好话了,话音一转,就指责起沈晋北来:“不过,这也怪沈晋北这家伙没定力,要不然他一个大男人,怎么还会推不开她呢?”

    可惜就算是他这样说,朱颜还是不领情,反而斜睨了他一眼:“你的意思是说小玉儿没有魅力?”

    陆迟听到她这阴阳怪气的话,心里总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女人心,海底针。

    合着她现在迁怒自己,自己说什么都是不对的。

    要是换个人对他这样冷嘲热讽,陆迟肯定是转身就走了。

    但是现在看到她略微向下的嘴角,透着冷淡倔强的味道,还有那让自己百看不厌的清亮眼眸,闪闪发着光,好像波光粼粼的山色湖光一样。

    陆迟反而是心荡神迷,觉得她怎么样都让自己心动,好声好气的给她赔不是:“是我错了,要不咱们现在也去看看灵玉需不需要咱们撑腰?”

    朱颜也知道这事不能怪他,其实她心里也很自责,自己就不应该让沈晋北把小玉儿带回家。

    自己就像是相信狼不会吃羊一样。

    好像自己才是送羊入狼口一样。

    现在不讲理的迁怒陆迟,而他还这么耐心的对待自己,她倒是不好意思了:“是我急晕了头,我先给小玉儿打个电话问问她的意见。”

    …

    “我没事,”薛灵玉看了眼开车的男人,压低声音应付自己的好朋友:“真没事,你们不用过来了,沈总已经送我过去了。”

    “…行,晚上我回去老实交代…你别告诉咱妈啊!”

    她挂了电话后,就抓着自己的头发,一脸自闭。

    沈晋北趁着空隙瞄了她一眼,心里也很奇怪,自己昨晚怎么就会觉得她很迷人?

    难不成是因为自己独身多年的缘故?母猪也能赛貂蝉了?

    哎,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不过,他自认为自己是个负责的男人,也想到她和自己的女儿相处的好,确实是打算和她认真的谈恋爱的。

    可惜没想到反而是她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自己。

    因此,沈晋北心情还是不太好,他这次执意陪着她来,就是想看看她前夫是什么样的,才让她离婚了还念念不忘。

    迈巴赫稳稳的停在了咖啡厅的门口,沈晋北提醒她:“到了,把你的鸡窝先整理一下再进去。”

    “哦!”薛灵玉很顺手的用手指梳理自己柔滑的能去拍洗发水广告的秀发,之后才回过神,瞪着他没好气的道:“喂,你会不会说话,什么叫鸡窝。”

    伸手就抓着他的手掌,让他摸一把自己的头发,嘚瑟的道:“我这要是鸡窝,那你就是猪窝。”

    沈晋北也不得不承认,她的满头秀发确实很顺滑,手感也很不错,脑子一晃,就想到了手感更好的…

    他都想给自己一巴掌了,又不是没有过女人,怎么就这么不纯洁的胡思乱想呢?

    肯定是这女人有毒。

    沈晋北抽回自己蠢蠢欲动的手,冷静的道:“我今儿就让你利用一回,等下你挽着我的胳膊进去,记住了没?”

    “行!”既然他自己愿意当道具人,薛灵玉也不会拒绝他的好意。

    下了车,挽着他的胳膊,抬头挺胸的往里面走。

    早上九点多,咖啡店里的客人很少,她一眼就看到了神色有点憔悴的前夫,满意的笑了笑,来到他面前就一脸欣慰的开口:“看你现在过得不太好的样子,我心里就特别高兴。”

    又像是小鸟依人一般靠着沈晋北,冲他甜蜜蜜的笑了笑:“我之前的眼神不太好,才会和你结婚,不过我现在的眼神好多了,看我男朋友,又帅又有钱,除了年纪稍微大点,别的完全能碾压你,对吧?”

    哪怕是沈晋北,都被她这别致的开场白给震惊了一下,却也是很配合的冲他矜持的点了点头。

    当然,他心里也不痛快,要不是场合不对,他都想骂人了。

    他才没觉得自己年纪大,他觉得自己还很年轻。

    朱东航看到两人眉来眼去的样子,脸色黑的就像是抓到老婆红杏出墙的丈夫,如果不是顾忌着地方不对,才强压着性子,恐怕早就发飙了。

    他深吸一口气,才强迫自己无视那碍眼的欠揍的男人,看着薛灵玉道:“我来是来告诉你,妈她最近身体不太好,瘦了很多,但是她不愿意去医院,你要是有空,就和我回去看看他们吧?”

    薛灵玉坐在他的对面,听到他这话,冷笑:“你开什么玩笑,你妈身体好不好,关我屁事。”

    朱东航深吸了口气,看着她道:“我说的是你妈。”

    薛灵玉不相信他的话:“什么?你别想骗我,我前天才和我妈打过电话,我妈还好着呢!”

    “那你肯定没和她视频,”朱东航一脸认真的看着她:“我知道自己之前做错事了,但是我很想弥补你,我不会拿这种事和你开玩笑的。”

    薛灵玉看着他认真的眼神,也开始心慌了起来:“我,我会尽快回去的。”

    沈晋北一直在暗地里打量对面的男人,穿着浅灰色的羊绒外套,配着蓝色的牛仔裤休闲皮鞋,浓眉大眼的,看着也还过的去。

    当然,他觉得自己比他帅,更比他有钱。

    绝对能把他甩到天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