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笔中文网 > > 再嫁高门 > 第183章 后

第183章 后

 热门推荐:
    要知道,矮这个字,一直是他心里难以碰触的痛。

    虽然他这身高也不能说是矮子了,但是和魏泽比起来就矮了不少。

    还有男孩子发育的晚,他在高中之前,都是承包了教室第一排的位置。

    哪怕现在他已经不算矮了,但是心里还是很不喜欢听到这个字的。

    “你再说一遍!”他眼神恶狠狠的盯着她。

    薛灵玉一脸茫然的看着他,嘟着嘴抱怨:“你别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嗝,晃得我头晕。”

    说完,她的身体就往下滑,跌坐在地毯上,头靠在膝盖上,双手抱膝,闭上眼睛就不出声了。

    沈晋北深吸一口气,才上前把她拉起来,再抱着她离开。

    他其实也想过让人来帮忙的,但是一想到她喝醉了,神志不清,当着别人的面喊自己‘小矮子’的话…画面太美,他不敢想。

    他很谨慎的抱着她从地下车库离开,才没有被人发现,等两人回到家的时候,都已经是十一点多了。

    家里的李嫂她们也都休息了,他犹豫了一下,没有吵醒她们,自己去拉躺在后座的女人。

    “你谁啊!想干什么?”她突然警惕的看着他。

    沈晋北被她气笑了:“蠢货,就算是我想把你卖了!也得有人要!”

    说完,下意识的打量她,穿着米色羽绒服,搭配牛仔裤和小短靴,柔顺黑发披在肩上,突然之间睁开眼睛,眉眼灵动。

    好吧,他觉得自己应该收回之前的话,这女人长得还不错。

    她直勾勾的看着他,朝他眨着秀气的长睫毛,气呼呼的道:“你欺负我!”

    沈晋北被她看的心里一颤,喉咙一紧。

    要命,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还是正常的男人,突然之间就特别想要‘欺负’她。

    他就像是被火烫着一样,迅速的松开她。

    但是,薛灵玉反而用双手拉住他的手,顺势从车里下来,愣愣的看着他,呢喃模糊的喊了一声,几秒后,她闭上眼睛吻上了男人的嘴唇。

    在触碰到的那一刻起,沈晋北的手和身体,就再也不受自己脑子的控制。

    他明知道她喊得不是自己,也知道她喝多了,更知道自己喜欢的不是她这一种美丽纤弱娇滴滴的女人,但是他的手就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掐着她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

    力道很重,毫无技巧,是她自己来勾引他的。

    他像是一头饿狼,强势霸道的把人搂在怀里,仿佛是要把她连皮带骨都揉碎了,全都吞进自己的肚子里才肯罢休。

    随后,他很轻松的抱起她,脚步坚定的往自己的房间里走。

    夜已深,女人被人搂在怀里,虽然闭着眼睛,但是长长的睫毛轻颤,让人一看就知道她没有睡着。

    “我会负责的!”沈晋北回味着之前的美好,突然之间觉得有个伴也不错。

    “我不要你负责!”原本在装睡的薛灵玉这下装不下去了。

    想到自己之前做下的蠢事,她都恨不得掐死他,毁尸灭迹算了。

    她今晚接到朱东航的电话,说他来找自己了。

    这让她心情极度郁闷,自己好不容易忘记他带给自己的伤害,结果这渣男还想来自己面前蹦跶,她都担心自己控制不住自己把他打死。

    没想到朱颜也不靠谱,和自己一样喝多了,就见色忘义的跟着陆迟走了。

    然后她看着是喝多了,但是心里是清楚的,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间想放纵一下。

    所以说,酒就不是个好东西,让人会失去理智。

    但是,她可不想结婚。

    像朱东航那样的家庭,都想要孙子继承朱家,更何况是沈晋北这样的男人,更不是好招惹的。

    她这下终于愿意动脑子了,噼里啪啦的就揭了他的老底:“你之前不是说这辈子只有一个女人,就是你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老婆吗?

    你仔细看看我,我和她一点也不一样,你肯定是喝多了才把我当成她了是不是?”

    她自认为自己很体贴,因为之前她听说过沈晋北在他老婆去世后,离开了最喜欢的岗位,还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才重新振作起来。

    现在他说要负责,她还不想负责呢。

    他的老婆就是他心里的朱砂痣,是谁也不能超越的存在。

    自己虽然经历了一段不幸福的婚姻,但是她还是希望以后能找到一个不介意自己身体的好男人的。

    绝对不要像沈晋北这样,心里永远有老婆的男人。

    不过,她发现沈晋北听到自己的话之后,脸色更黑了。

    所以说,有钱人都很难搞,自己这么体贴他还不满意。

    因此,她就想离开:“算了,我先回房了,我要去洗个澡。”

    之前出了一身汗,她是真的不舒服。

    最遗憾的是,自己和他出了这意外,她觉得自己已经不适合这份工作了。

    不过这也不要紧,自己做点蛋糕奶茶什么的放到朱颜的店里寄卖,挣得钱也不少。

    她也可以考虑开家蛋糕店。

    沈晋北拉住她不放,他好不容易才愿意对她负责,结果她却拒绝了。

    他见她惊讶的看着自己,黑着脸道:“不要我负责,那我之前没做措施,明儿就给你去买药。”

    薛灵玉见他的眼神落在自己的肚子上,秒懂他的意思,遗憾的呼了口气:“这你就不用担心了,你不知道我前夫出轨,就是因为我不孕不育吗?”

    要是他能让自己怀孕,那才见鬼了哦。

    不是,要是他真的能让自己怀孕,那自己开心的蹦起来。

    她这么一说,沈晋北也想起来了,之前在医院她救自己的女儿,就是因为在看病。

    自己之后还专门了解过,但是宁可可说她先治疗几个月,还是很有希望的。

    现在看她眉眼之间的落寞,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主要是安慰人这活计,他是真的不熟练啊。

    之前的爱人陈露比他大两岁,他喜欢她爽朗不做作的性子,天生就是豁达的性子,从来不用自己哄她,反倒是她迁就自己的时候多。

    后来他倒是无师自通的会哄女儿了。

    难不成现在就要把她当成女儿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