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笔中文网 > > 再嫁高门 > 第145章 帮忙

第145章 帮忙

 热门推荐:
    陆迟的眼神像刀子一样往宋子译身上飞,自己好不容易借着机会让朱颜心疼自己,他就出来捣乱,这是真的不想让自己好过了。

    “不是,我没有,是他口渴了。”朱颜深怕他误会自己饥不择食,赶紧解释。

    “这样啊?你们不知道吗?”宋子译就一本正经的指着边上的小柜子:“里面棉签,调羹,吸管都有啊!不过肯定没有你这样喂起来有情趣。”

    他说完摸着自己的下巴,一脸诚恳的问他们:“你们说,我这话是不是不应该说啊?”

    朱颜不好意思待下去了,就找了个借口转身离开:“我去看看小玉。”

    宋子译在她离开后,就收敛了嬉皮笑脸的样子,低声道:“那边已经动手了,何家老二这次进去想出来就难了,就连何家老大也要伤筋动骨了,现在何太太带着女儿在你家缠着你父母求着搭把手呢!”

    “就为这事?”陆迟很不满的斜了他一眼:“这事你之前就不能当着朱颜的面和我说吗?”

    这样他就可以顺势说自己之前没去见朱颜,是担心把麻烦带给她,顺便也能表一下自己对何丹凤绝对没什么心思,要不然也不会对何家的事情视若无睹,还准备落井下石来着。

    宋子译听了很无语:“我怎么知道你这么不要脸,不仅是装病还想趁机表功?”

    主要是这样的事情还是隐蔽点好,要不然怕人家觉得他们这些人那啥勾结来着。

    陆迟没好气的道:“你现在是有老婆孩子了,就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了,我这还没把人笼络好呢,你就来捣乱。”

    “你这是嫌弃我啊!”宋子译原本还想卖惨,好唤起他的良知。

    哪知道陆迟的良知早就离家出走了,他很肯定的点头:“是,你知道就好,我这两天都不想看见你。”

    宋子译转身就走:“正好我也不乐意看见你!”他的心里暗搓搓的想,小子,你敢得罪我,回头就给小姨妈打电话,让她来陪着你,看你还有没有机会骗人家女孩子。

    “等一下!”陆迟喊住他。

    宋子译得意的挑眉,就等着他说几句好听的。

    陆迟却道:“不管你用什么借口,你替我把朱颜喊进来!”

    宋子译气笑了:“行啊,你给我等着。”

    陆迟见他就这么干脆利索的走了,也觉得有点不对劲,按着他对自家表哥的了解,这人就是爱耍嘴皮子,还爱看自己被他气的想揍人。

    现在这样干脆,他都有点不习惯了,难不成是因为自己受伤的缘故?

    宋子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自己先前才把朱颜羞走,现在人家估摸着不想见自己。

    他就干脆找来个护士叮嘱两句,自己就拿着手机给庄知媚打电话了。

    “小姨妈!”宋子译很谄媚的撒谎:“你们今儿什么时候来,可可已经给您准备好美容养颜的药膳了,另外阿迟也惦记着你们呢?”

    庄知媚听了很开心,感叹道:“还是你有福气,能娶到可可那样能干的好媳妇。”

    又低声道:“我这边还有客人,等把人送走就过去看阿迟,你多陪着他说说话,他肯定是无聊了。”

    现在她也很后悔,没料到何二爷胆子那么大,贪心不住蛇吞象,现在还真的把自己做到监狱里去了。

    得亏自己儿子和何丹凤没结婚,要不然连着陆家沈家都要牵连上。

    可惜之前两家的关系好,现在人家母女哭哭啼啼的上门了,她不仅不能赶人,还得陪着人家安慰。

    这样一想,联姻什么的确实得慎重再慎重。

    门当户对确实是好,但是风险也不少。

    她就觉得自家现在的日子也不错了,找个小门小户的,就是要仔细调教一下,只要孩子和亲家的人品好,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

    …

    朱颜回到病房,见沈念薇又趴在病床上和薛灵玉说的眉开眼笑,也凑过去听她们说话。

    哪怕薛灵玉再聪明,也毕竟只是小孩子,很快就把自家的事掀了个底朝天,什么教她钢琴的老师看见她爸爸就跌跌撞撞的往她爸爸的怀里倒。

    还有什么阿姨总想着用糖衣炮弹哄着她喊妈妈…

    朱颜她们很有兴致的听着八卦,还不时的附和几句,弄得人家小朋友越发来了兴趣。

    护士走进来听到小女孩活灵活现的说个不停,心里也快笑翻了,却还是来到朱颜身边低声道:“沈小姐,陆总那边有点事想请你过去帮忙。”

    “不是有你们在吗?”朱颜实在是不想过去。

    护士好脾气的笑了笑:“陆总那是真的有事,朱小姐还是走一趟吧?”

    薛灵玉也开口:“没事,你去吧,有事只管喊我就行。”

    朱颜犹豫了一下还是过去,问他:“你有什么事啊?我那边还要照顾人呢!”

    陆迟也知道喂水这样的美事是不用再想了。

    他怕自己提出来,朱颜会干脆泼自己一脸水。

    不过,他还有别的办法,装出难以忍受的样子:“我伤口又疼又痒,你帮我在边上揉揉吧?”

    朱颜给了他一个白眼:“你伤的是身体,两只手还好好地呢,凭什么要我帮忙吗?”

    陆迟早就想到了借口:“我手臂脱臼过,医生让我现在最好少动手。”

    又伸手自己在纱布上包裹着的地方挠了几下。

    朱颜深怕他再碰到伤口,还是坐下来给他轻轻的抓几下:“既然你手不方便,那就叫护工来呗?”

    陆迟就一副良家妇男的样子:“不,除了你,我不愿意别的女人碰我。”

    朱颜给了他一个白眼:“看你这挑三拣四的德行,我可没功夫伺候你。”

    说完起身就想走。

    陆迟赶紧伸手拉住她:“对了,我告诉你个好消息,我把何家收拾了。”

    听到这话,朱颜是真的愣住了:“那个何家?怎么收拾了?”

    “还有哪个何家。”陆迟绝不会放弃这刷好感的好机会:“就是害的你和我闹别扭那个何家啊!”

    他见朱颜对这话题感兴趣,立马得寸进尺:“你再给我挠几下,听我跟你慢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