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笔中文网 > > 再嫁高门 > 第144章 撒谎

第144章 撒谎

 热门推荐:
    陆迟也从急诊室出来送到病房了,也有看护在,要是自己送过去让他误会或者是和他的家人撞见怎么办?

    不过朱颜也发现自己不用纠结了,因为阎彬彬这个臭小子很有眼力见的把另外一碗也给小玉送过去献殷勤了。

    阎良也在护士的陪同下难掩惊慌的赶了过来,看见他们都好好的,这才拉着颜如玉的温软的手好一会儿才缓过神:“你们真的是吓死我了。”

    他确实很担心颜如玉这个高龄产妇,深怕她要是吓着了或者怎么了,那后果不堪设想。

    听到他这话,感觉他握着自己的手太用力,让她都感到了疼痛,颜如玉看着他红了眼圈,心里却软的要命,反倒是温声软语的劝他:“我们都没事。”

    阎彬彬也凑过来趴在老爸的肩膀上,开始吹嘘两个姐姐当时有多厉害,再说自己也要跟着学跆拳道。

    阎良肯定不会拒绝,现在儿子能吃能睡,不仅是个子长高了,身上也长肉了,再也不像是之前那样病恹恹的像是随时都会躺下的样子。

    他在这边待了一会,吴特助就过来请他了:“阎律师,陆总和沈总请你过去一趟。”

    说完了正事,又问候了颜如玉她们母女三个,这才和阎良一起离开。

    朱颜心里还是担心陆迟的伤势的,之前也不知道他伤在哪儿了,现在胸口那又受伤了,她当时都看见血把他的白衬衫都染红了,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这人受伤了还不好好歇着,实在是太不会照顾自己了。

    阎良过了半个多小时才回来,神色自若的像是什么事也没有,倒是和薛灵玉很和蔼的道:“我先接他们几个回去,这边也给你找了护工,等下你有事尽管让人家动手就行,等明儿我送颜颜过来看你。”

    主要是孕妇在医院里怕休息不好,而且这边的事情麻烦不少,他其实是连着薛灵玉也想换个病房。

    免得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但是像顶头两位爷说的,既然在医院里,还是他们这一层的安保更安全。

    之前那失误,完全是没防备,才会被人得逞的。

    现在他们这边已经严阵以待,不会再出现安全问题。

    薛灵玉一口应下:“颜颜不用来也没事,我明儿就能出院了。”

    朱颜却不放心,犹豫了一会才道:“爸妈你们带弟弟回去吧?我留下来陪夜。”

    阎良有些犹豫,他现在是真的不愿意朱颜和陆迟再有什么关系。

    像陆家确实有钱有势,但是同样也有危险。

    颜如玉看了下他们的神色,倒是笑着答应了:“那也好,不管怎样还是自己人说的出口,我明儿再来看你们。”

    “妈,你还怀着孩子,就不要来医院了。”朱颜送他们出去。

    颜如玉和阎良都叮嘱了她几句,就连阎彬彬这臭小子也冲她挤眼睛:“姐,你睡懵的时候,可别让玉姐姐起来给急倒茶啊。”

    “滚你的,臭小子!敢打趣我。”朱颜抓着他拍了下他的屁股,在他尖叫讨饶后才收手:“我告诉你,就你这样,老娘能以一敌五。”

    颜如玉抬手就拍打了女儿一下,嗔道:“说什么呢,好好的大姑娘,还老娘老娘的,我看你才是欠收拾。”

    孕妇最大,朱颜不敢和她顶嘴,很不要脸的承认:“我妈一点也不老,是我错了。”

    阎良父子看着朱颜憋屈的样子,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等他们开车离开之后,朱颜才转身回去,心里有点想去看看陆迟,又怕自己去了之后是羊入虎口。

    最后也不用她纠结了,吴特助就站在一边含笑开口:“朱颜,陆总想请你过去一趟。”

    朱颜想和他打听点消息,就站在他面前问:“那两个被抓住的人怎么样了?”

    她之前没问阎良事情的经过,是怕他真的说出来反而吓着了妈妈。

    “哎,你也不是外人,我就和你说了。”吴特助也是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沈总这边也单身好几年了,不管是沈家还是陈家都觉得家里需要个女主人。”

    “但是陈家人觉得,他们挑的女人要是成了沈总的太太,那也会更照顾点薇薇。”

    “可是薇薇这孩子也不是个好讨好的,和陈家介绍的那位小姐合不来,就说除非自己死,要不然决不允许她嫁给自己的爸爸。”

    “沈总肯定是不会让薇薇不高兴的,好言好语的和人家分手了,但是那位陈小姐却怨上了薇薇,觉得自己青云路被薇薇堵了,干脆花钱请人来想把她带走吓一吓。”

    “到时候她再‘无意间’救出来薇薇,怕是沈总都要领她的情,要是真的成功了,怕是还有很大的可能当上沈太太。”

    可惜的是现在这想法被人搅黄了,现在一家子都要被陈小姐连累了。

    朱颜还是觉得不太对劲:“可是像她那样的,能找到愿意做这种事的人吗?”

    吴特助扶了扶眼镜:“有钱能使鬼推磨!”

    朱颜愕然,吐了口气后又问:“对了,陆总的父母没有过来看他吗?我过去要是遇上了会不会不太好?”

    “他们昨天来过了,今儿还不一定能来呢!”吴助理也不听说过朱颜和陆迟的亲妈有过点不愉快,立马和她保证:“你放心,我们的人都守在外面,要是他们过来了,我会给你打电话通风报信的。”

    朱颜这才跟着他往陆迟的病房走:“陆总没什么事吧?”

    吴助理立马一脸担忧的叹息:“哎,前两天腹部缝了好几针,今儿胸口那也缝了两三针,我看陆总最好是多修养两天。”

    又一脸恳切的看着她:“就这样,陆总还想着明儿要去公司呢,朱颜你等下劝劝他在医院里多住几天吧?”

    朱颜沉默了一下,不管怎么样,他及时救了小玉,心里有点愧疚,喃喃地道:“我会尽力的。”

    吴特助长叹了一口气:“但愿陆总能没事,这段时间陆总事情是真的多。”

    “不是还有你吗?”朱颜看着他笑了笑:“不都说你是陆总的左膀右臂吗?”

    “过奖了!”吴助理苦笑:“有些小事我能处理,但是大事还是不敢擅自做主。”

    说话间,已经来到了病房门口,吴助理先敲了两下,等到里面说请进后,才打开病房的门,示意朱颜进去后,自己又顺势关好了门。

    他心里腹议:亏陆总能想到苦肉计,还想让他在朱颜面前说他胸口缝了七八针。

    当时他就立马反驳,这也太夸张了,要是自己真的那样说,朱颜肯定能察觉到不对劲。

    开什么玩笑,七八针得捅多大一个窟窿啊。

    撒谎也得打草稿吧?

    朱颜可不知道现在病房外的吴助理在嘀咕着什么,她看见陆迟躺在病床上,眼也不眨的看着自己,桃花眼里有着不容忽视的温情,差点就把她给吓得落荒而逃了。

    其实时间真的是最无情的,这些日子里,她已经努力把他埋入了心底。

    如果他不是总在她面前出现,不经常给她打电话发消息,怕自己都能装做自己已经忘记他了。

    可今天他以这样英勇的方式再次强行出现在她的面前,让她又记住了他。

    还有自己和他之间相识之后的点点滴滴,也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颜颜……”陆迟低低的叫了她一声,桃花眼里泛起了潋滟的水光,迷人至极:“你没事吧?等下记得多休息,我听说流鼻血也是很严重的,不能疏忽。”

    听到他这关切的话,看着他那关心的眼神,朱颜张了张嘴,喉咙却被卡住了似的,发不出声来。

    陆迟继续招呼她:“过来坐一会好不好?我伤口疼,想让你陪我说说话,让我转移一下注意力。”

    朱颜就算是有再多的不满,听到他这话也是控制不住的心疼,就在病床边上的沙发椅上坐了下来,小声地问:“很疼吗?要帮你喊医生吗?”

    “不用,用多了麻药止痛药什么的对身体不好。”陆迟指了指边上:“我想喝点水。”

    朱颜立马给他倒了半杯温水,见他不能动弹,一时间有点犹豫:“我去外面买吸管?还是让护士来帮忙?”

    陆迟眼巴巴的看着她:“我现在很渴,你用嘴含着水给我喝一口好不好?”

    朱颜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恼羞成怒:“你都这样了,还不能消停点吗?”特么的,真相挖开他的脑子看看,里面是不是全都是黄色的废料。

    陆迟苦笑:“我是真的很渴。”

    说完,把盖在身上的被子艰难的拉开:“要不你拉我坐起来,我自己喝好了。”

    被子下面,胸口的位置缠上了纱布,另外还有腹部也缠着纱布,朱颜看了就倒吸了一口凉气:“你别动,伤口崩开了就不好了。”

    艾玛,这都差点变成木乃伊了,她都觉得自己怀疑太过分了。

    她小心翼翼的把被子给他盖上,再看了眼他干涩的薄唇,含了一口水,小心翼翼的渡给他。

    “哎呀,抱歉啊!”病房的门被推开,宋子译大摇大摆的走进来,眼神古怪的看了看他们,苦口婆心的劝:“朱颜啊,现在他还受伤呢,你就忍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