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笔中文网 > > 再嫁高门 > 第107章 搅家精

第107章 搅家精

 热门推荐:
    崔时俊在几个人的微信群里了解到真相后,也很想死一死。

    他万分警惕的瞄了瞄大家的脸色,见孙伊人一脸乖巧的坐在何大少身边给他倒酒喂水果,陆迟的脸色看着也没有太糟糕。

    等到色香味俱全的自助餐吃完了,也没出什么事,不仅是崔时俊松了口气,就连宋子译他们都是松了口气。

    沈晋北也觉得现在的局面有点诡异,大家还是都撤了比较好,起身道:“时间不早了,我家小丫头要睡着了,我们就先回去了。”

    可惜他的这个借口找的不太好,他家的女儿和宋子译家的儿子凑在一起看动画片,精神的不得了。

    反正是完全看不出小家伙想睡午觉。

    而且沈晋北想哄着女儿离开,小丫头赖皮的抱着小伙伴不放,还尖叫:“我不走,我要留在颜阿姨家和宁宁一起玩。”

    两个小孩子年纪还小,但是长得都挺可爱的,围观的人就开始打趣:“哟,晋北,你就不要棒打小鸳鸯了。”

    “就是,你看人家玩的多好,我看你这是嫉妒了吧?”

    就连宋子译也坏笑:“要不就让微微跟我们回去好了,我们当女儿养大。”

    沈晋北差点翻脸,冷笑道:“那还不如我带你家儿子回去呢,我也会把他当成儿子养大。”

    没想到宋子译不按理出牌,恨不得举起双手赞成:“行啊,你把这臭小子带走吧!”

    这臭小子对学医没兴趣,还爱霸占自己的老婆,他早就想收拾他了。

    他们这边说的热闹,孙伊人趁机来到朱颜身边终于开口了:“朱小姐,我布置房子的眼光不错吧?”

    她本来就是美艳精致的尤物,今儿又更是打扮的精致,越发显得妖娆美艳。

    大家哪怕再说笑,眼神也留意他们几个的动静,现在看见孙伊人和朱颜说话了,一时间都安静了下来。

    陆迟也不明白何远航今天是什么意思,这种场合怎么会让孙伊人也过来呢?他就不会觉得尴尬吗?

    现在深怕朱颜被孙伊人给欺负了,来到朱颜的身边,伸手揽着朱颜的肩膀,带着点警告的扫了眼孙伊人,才看着大家开口:“诸位,今天是我的生日,另外也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和大家正式介绍下我的女朋友朱颜。”

    孙伊人脸色一变,一脸不甘的看着陆迟道:“陆少和朱小姐看着就很相配,我盼着你们能白头偕老。”

    说完就指着墙上挂的一副《春苑富贵》的孔雀图,红着眼睛哭着道:“不过我没想到你还留着这幅画。”

    “当初我们去拍卖会,这画还是我选的,都说孔雀是凤凰的化身,雌雄一对,代表着阴阳结合,象征着恩爱的夫妻两人,而且孔雀的白头,便是白头偕老的祝福,那个时候你还哄我,说这就是你和我。”

    “没想到画还在,你边上的女人却已经不是我了…”

    陆迟之前承认朱颜是他真正的女朋友,但是他怎么就被想到自己以往千方百计的跟着他出门想融入他的朋友圈,就是为了让他承认自己是他的女朋友。

    但是不管是任何场合,他对外的介绍都是:这是我的女伴。

    那个时候,她只能自我安慰,女伴也是女朋友的意思,只要他的身边只有自己,那自己肯定能成为他的女朋友,他的太太。

    可是自己费尽心思都得不到,还被迫和他分手。

    后来孙伊人才知道,他让自己离开,就是为了让朱颜住进来。

    为此,哪怕她知道何大少接近自己不怀好意,但是为了钱,也为了能趁机报复陆迟,她也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陆迟让自己的美梦破碎,朱颜就是罪魁祸首,自己等的就是这个让他们反目的机会。

    其实她明白,就算是自己不这样说,朱颜被何大少威胁的也只能和陆迟分手。

    但是那样的话,她会觉得自己英雄无用武之地。

    因此她才故意用这幅画借题发挥,这样等他们分手了,自己心里就能满足点,也能安慰自己,他们是被自己搅合的。

    陆迟真想给这胡说八道的女人一巴掌。

    这画是自己和她去拍卖会上拍卖的,但是根本没她说的什么白头偕老的承诺,那只是自己看中了这一幅画,才花了百多万拍卖下来了的。

    但是在场的大都人都知道自己和孙伊人有一段,她把假的说成真的一样,就算是自己现在反驳她的话,怕朱颜也还是会生气。

    何大少脸色难看的挑了下眉,那一脸惊讶的样子,像是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现任女友是陆迟的前任女伴。

    他上前就一点也不客气的给孙伊人一巴掌,怒道:“你这j人,竟然敢搅合陆迟的生日宴,你给我滚。”

    说完一脸歉意的看着陆迟道:“真是对不住啊,我之前真的不知道她是你的前女友,要不我也不会带她来,这闹得多尴尬啊?”

    又看着朱颜,别有深意的道:“朱小姐,今儿真的是对不住了啊!”

    朱颜浑身一僵,旋即挣脱了陆迟的怀抱,抬手就给他一巴掌,又迅速的冲上去给孙伊人也甩了一个巴掌,眼里带泪,却一字一句的道:“陆迟,你们真让人恶心。”

    尽管在场的都在心里怀疑朱颜知道孙伊人的事情后,会和陆迟吵架。

    但是大家都觉得那应该是等他们走了以后,而不是现在当着大家的面就给陆迟难堪。

    不得不说,朱颜这巴掌是真的让人惊讶,全都愣在当场,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打圆场。

    更无语的是,陆迟的这些兄弟们都是损的,完全没有起身离开的打算,都是默不出声的坐在那眼也不眨的看着他们。

    陆迟用舌头顶了顶发疼的腮帮子,神色不愉的眯了下眼睛:“朱颜,你不要无理取闹,给我道歉。”

    他也真的是没料到朱颜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对自己出手,才会被她打中脸。

    但是在他自己记事起,还真的没被人这样甩巴掌过。

    就算是小时候和人打架,那也是打人不打脸的。

    这对于陆迟来说,还真的是第一回。

    要是今天是另一个人对他动手,他肯定把人打个半死。

    就因为动手的是朱颜,是自己喜欢的女人,又看在她是吃醋的份上,他才愿意给她一次机会。

    朱颜毫不服输的瞪着他:“我不,你让我住在她布置的屋子里,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你们都恶心死了!”

    陆迟就算是再喜欢她,也不愿意容忍她这么放肆,声音冷了起来:“你不要以为我会没有底线的容忍你。”

    朱颜的声音比他大:“就你们这样乱七八糟的关系,就冲她来对我炫耀,我要是忍下这口气,我就跟你姓!”

    “就你这样在外面拈花惹草的,难怪要检查身体,我真的是倒了八辈子霉才遇到你,我才更应该去检查身体,谁知道你身上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病…”

    大家听到这话都倒抽了口凉气,这个朱颜也太大胆了吧,就这么当着大家的面儿跟陆迟对着干,这是真的不想再好了吧?

    毕竟‘检查身体行为’,那是陆迟的死穴啊。

    反观陆迟这会儿倒是气的脸色都变了,他们都担心他忍不住就动手打人了。

    陆迟的脸色也很难看:“你闹够了没,你以为你是什么人,再不道歉那就给我滚出去。”

    朱颜冷笑:“这是你说的,我这就走。”

    她说完就沉着脸上楼收拾东西去了。

    一开始是何大少逼迫她的,可是等她听到孙伊人说起那副画的典故,想到他们之前也是在这楼上楼下不分场合的亲热,她心里那股无名火就熊熊燃烧起来了。

    别说是一巴掌了,都恨不得把他们打死算了。

    想到他之前也和好几个女人山盟海誓,再想到公司里还有个前女友传出来一些风言风语,让朱颜真的是没有信心让他只守着自己一个人。

    要是自己因为这些情情爱爱的事情,变得疑神疑鬼,还不如借此机会一刀两断呢。

    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自己下了陆迟的面子,想来自己和他是不会再有联系了。

    朱颜压下心里冒出来的那点遗憾和伤感,很快就拖着自己早就收拾好的行李箱下楼。

    而在朱颜上楼之后,小乔推了推自己的男盆友,用眼神示意他去帮着朱颜说几句好话。

    吴特助装傻,看陆总气的额头冒青筋的样子,他就知道这是气狠了,现在自己说什么都是错的。

    而且他觉得他们这些人现在立刻消失,那才是让陆迟消气的好办法。

    出乎人意料的是,竟然是何大少出来打圆场:“陆迟,都怪我带了这个搅家精来,害的你们闹别扭,这女人哄哄不就完事儿了,再给点钱和珠宝,就肯定能给你赔不是了。”

    这话明摆着是火上浇油,明说朱颜就是看上他的钱了。

    陆迟是真的怨朱颜不给自己面子,却更恨何远航带着孙伊人来搅局,冷着脸道:“让你看笑话了,我还要点事,慢走不送。”

    何远航这次来的目得已经达到了,心情很好,被他迁怒也没翻脸,反倒是很利索的带着还在哭泣的孙伊人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