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笔中文网 > > 再嫁高门 > 第103章 杀鸡儆猴

第103章 杀鸡儆猴

 热门推荐:
    就在这个时候,有个穿着骚包的男人走了过来,粉色的衬衣,浅米色的休闲外套和浅米色的休闲裤,中等个子,眉眼倒是算的是英俊。

    可惜的是他本来就有点胖,偏偏身上的衣服颜色又很显胖,倒是破坏了他的英俊。

    “伊人,你们在闹什么呢?”男人走过来,让人很不舒服的眼神在她们几个女人身上溜达了一圈。

    孙伊人看见他,瞬间就变得柔弱了起来,梨花带雨的嘤嘤哭泣:“航哥,她仗着现在攀上了陆迟,就来欺负我。”

    她像是为何丹凤着想的开口:“我只是为丹凤感到不平罢了,她还没结婚呢,陆少外面就有人了,这不是给丹凤难堪吗?”

    何远航走过来,很自在的坐在对面,看了看朱颜的模样,也觉得一般,还没孙伊人好看呢。

    反正他都有点怀疑陆迟的眼神不太好了,要不然怎么就放弃了孙伊人,找了眼前这个女人呢?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朱颜,不屑的笑了笑:“不过是个玩意而已,有什么好在意的?”

    又招手让孙伊人过来,自己搂着她那纤细的腰,冷笑:“还是你忘不了你的前男伴,故意找茬呢?”

    孙伊人柔弱无骨的靠在他的身上,娇嗔:“航哥,你瞎说什么呢,人家现在心里只有你。”

    听到他们这话,朱颜明白这是何家大小姐的家里人。

    听到他们那不在意话,朱颜的心里很难堪,再也听不下去,起身就要离开。

    “朱小姐留步。”何远航看着面红耳赤的朱颜,倒是明白陆迟为什么会看上她了。

    她的眉眼清丽秀气,此刻脸颊泛着迷人的红晕,樱花般的双唇微抿带着点倔强,美丽的眼眸里浮上了一层水雾,看着很有让人拥在怀里怜惜的念头。

    他示意她坐下,又挥手让服务员们走远点:“我想和你谈谈。”

    “我们有什么好谈的?”此刻朱颜是真的特别恨他们,说话也很尖锐:“谈你接手了陆迟前女友的愉悦心情吗?那你的癖好确实是很特别。”

    既然已经撕破脸了,朱颜说话也不留情,很刻薄的道:“要是你们真的成了一家子,那等你有了孩子,可别省下亲子鉴定的钱,要不谁知道你会不会帮妹夫养孩子呢!”

    “你胡说什么!”孙伊人被气得脸都白了,怀孕什么的,原本就是她不能说出口的隐痛,要不是她当初弄什么试管婴儿,也不会被前男友趁机动了手脚,让她差点生下前男友的孩子。

    何远航的脸色也很不好看,盯着起身想走的女人,板着脸威胁:“别给脸不要脸,你要是现在走了,我后脚就让人把你妈那小店给移平了。”

    朱颜听到这话,捏着拳头,眼神凶狠的瞪着他:“你要是敢那样做,也别怪我失去理智做出什么事情来,毕竟我贱命一条,一命换一命也是值了。”

    小乔没料到他们之间说话这么狠辣,吓得小心肝一抖,哆嗦着就想给自己才上任的男盆友打电话。

    但是被孙伊人看到了,立马指着她告状:“航哥,你看她想打电话叫人呢!”

    何远航起身来到小乔的身边,眉一挑,皮笑肉不笑的道:“你还是乖乖坐着吧,这大庭广众之下,我也不想为难一个女人。”

    又来到朱颜身边,眼神阴冷面容阴骘,宛若毒蛇的阴冷音色低声威胁:“我也不想为难你,但是我也不能让我妹妹白白等了他六年,你要是懂事点,那就自己离开他,要不然,你就试试我的手段。”

    “何家和陆家原本是两家交好的,我不想你破坏我妹妹的好心情,要不我让你不得安生。”

    最后几句话,他凑到朱颜的耳边低声说完后,就退回到沙发上坐下,抬手示意让服务员给自己上咖啡。

    朱颜咬了咬唇,拉着吓得脸色难看的小乔大步离开。

    她明白那个男人说的有可能是真的,要不是他让人盯着自己,那怎么可能这么‘巧合’的遇到?

    她也知道,哪怕是治安再好的地方,也会有管不到的时候。

    要是只有自己,她可以不管不顾,但是自己还有妈妈,她不敢冒险。

    小乔看她的脸色也难看,就赶紧给她出主意:“那个男人明显是有备而来的,颜颜你赶紧和陆总说一声,让他给你想办法。”

    朱颜不想她为自己担心,勉强笑了笑:“我知道了,这件事你先不要告诉任何人,我想等他高高兴兴的过个生日,再自己和他说这件事。”

    小乔看着她恳求的眼神,只能妥协:“好的,我记住了,你放心好了。”

    朱颜现在一点也不放心,她和小乔分开各自回家后,就赶紧给自己的妈妈打电话。

    电话没被接通,朱颜脸色一变,赶紧继续打电话,同时让出租车司机改变路线去妈妈的店里。

    过了好一会,那边颜如玉才接起来:“颜颜,有事吗?”

    “妈你那边怎么这么吵?”朱颜听到手机那端传来男人的大骂声,心里慌的不行:“妈,出了什么事?”

    颜如玉故作镇定的道:“没事,就是蚊子不小心掉在汤里了,人家有点意见。”

    她经历的多,这样遇到人故意找茬的事情也肯定有,就算是心里有点慌,却也没有吓得乱了分寸,安慰了女儿几句,挂了电话后,就走到男人身边赔不是:“两位大哥,这事都是我们没注意,还请你们消消气。”

    其中一个看着老实憨厚的男人举着手机冷笑:“我已经打电话给卫生局了,我吃着这味道不对,汤里还有钢丝球,你们这边的卫生太差了,这吃的东西怎么能这么大意呢,我看老板娘是只顾着挣钱,没把我们食客的饮食安全放在心里。”

    这个点正是快要吃午饭的时候,幸好现在是国庆假期,他们这边也没什么景点,店里的客人不算多。

    颜如玉没想到他们这么不依不饶,其实他们在卫生这一块是做的很不错的,但是她也知道,要是有人报上去,那人家按例一检查,自己这小店就得关几天门。

    而且,她知道他们是栽赃陷害的,因为她店里都不用钢丝球。

    现在他们不肯罢休,颜如玉在这也是人生地不熟的,想了想,现在竟然只能求助阎良了。

    她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因为面子就硬抗,赶紧给阎良打电话。

    万幸的是,国庆节这几天,阎良也在家休息,准备明天带儿子回去看看他妈妈,现在还在家,

    阎良接到颜如玉的电话后倒是很镇定:“别慌,我马上过来,你不要和他们起冲突,免得吃亏。”

    又低声叮嘱她:“你就说自己愿意赔钱,问他们一千够不够,不够就给他们加,反正一千元起就能算是讹诈判刑。”

    他挂了电话后,一边急匆匆的出门,一边就立马给管这一片的社区警察打电话,说是有人去店里闹事要讹诈钱,请他们过去看看。

    幸好他那边算是学区房,离店铺很近,开车没五分钟就到了。

    阎良虽然是律师,但是经常和各种人打交道,一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他们是故意找茬的,倒是比卫生局和警察局的人都先到了。

    他冲进去见颜如玉还被他们指着鼻子骂,上前把她护在自己身后,一副胆小怕事的样子开口:“两位大哥消消气,都是我们不对,我们拿出一千元给两位大哥赔个不是好不好?还请两位高抬贵手不要闹到卫生局那边,我们一家子就指着这个店养家糊口呢!”

    这两个人本来就是被人指使着来的,也拿到了‘奖励金’,但是钱这好东西哪个会嫌多呢?

    现在看到阎良穿着家居服,卑躬屈膝的样子,心里别提多痛快了,两个人使了个眼神,一个男人就拍着桌子开口了:“一千元钱是打发叫花子吗,想要我们不计较,拿出点诚意来,一口价一万元。”

    他们这也是随口要价,就等他们坐地还钱了。

    颜妈妈气的脸都红了:“你们也太狠了,你们凭什么…”

    “就凭我们是这一片的老大!”另一个男人也看多了大哥大的影片,还很入戏的拍着桌子嚣张的道:“花钱消灾,要不然你们以后别想安稳。”

    “有话好好说,”阎良一脸害怕:“你们保证以后不会再来敲诈勒索了?”

    “当然,我们也是有规矩的。”入戏的男人又开始很嚣张的恐吓他们:“我们大哥那是赫赫有名的…”

    等他把牛皮吹完了,警察也赶过来了。

    等警察一到,阎良就指着监控道:“各位警官辛苦了,那边是监控,你们可以先看一下,我怀疑他们是有组织的fan。”

    不,我们没有组织,我们就是随便这么一吹,就把牛皮吹破了。

    阎良很淡定的趁机痛打落水狗,不,应该是杀鸡儆猴:“按着咱们华国的律法,敲诈勒索以一千元为起点,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以壹万元为起点,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