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笔中文网 > > 再嫁高门 > 第56章 闹别扭

第56章 闹别扭

 热门推荐:
    今儿是阎良的儿子阎彬彬小朋友闹着要请客,当然是他爹付账。

    据说是一家很有名的私房菜馆,平时供不应求,要预约才能吃到.

    朱颜原本以为自己来的最早,到了地方才发现阎良已经带着儿子过来了。

    服务员很热情的帮着她拎着个‘水果篮’,领着她来到位置上,确定他们可以上凉菜了才离开。

    “小乔也快要到了。”阎良给她倒茶:“这次你休假有点久了,下个星期要去上班了吧?”

    其实他有点担心自己的儿子以后审美眼光有点问题,会喜欢朱颜或者小乔这大他一些的女生。

    要不然儿子怎么会三天两头的闹着要请她们吃饭呢?

    天知道他都怕被人撞见,要不肯定会误会自己是想老牛吃嫩草来着。

    因此才特意找了个比较难定的私家饭馆吃饭,就是不想碰见任何一个熟人。

    朱颜有点不好意思:“对啊,最近事情比较多,这个月的全勤奖又和我没缘分了,不过星期一我就销假上班了。”

    “颜姐姐好久不见,我想你了。”阎彬放下手机,看见水果篮里的粽子,眼睛一亮,挤到了她的身边坐下:“姐姐,这个是之前我爸带回家的那种粽子吗?”

    朱颜搂着他笑了笑:“是啊,不过糯米不消化,你不能多吃哦!”

    阎彬一脸期待的看着她:“那我现在能吃一个吗?我好喜欢里面的肉和蛋黄。”

    朱颜很有耐心的哄他:“不可以,这个得热过再吃,你明儿早上当早饭吃好不好?咱们等下先吃这里好吃的菜…”

    其实这些粽子是早上才从大锅里捞起来的,不加热吃也没事,但是小孩子吃了一个粽子,那就吃不下晚饭了。

    “那好吧!”阎彬就和她聊起自己在学校里打篮球了,还让她看自己现在长高了点没,反正话多的不行,绝对不会让人误会他是个有点自闭的孩子。

    乔湘雨来的时候,正好上了四个凉菜和两个热菜,她见朱颜身边已经没有了自己的位置,就很大方的坐到了阎良的边上,笑着和他们打了招呼:“呵呵,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大家赶紧动筷子啊!”

    两个女人和一个小的是边吃边聊,气氛很好,其中话最少的反倒是阎良了。

    他绝不承认自己和他们之间有代沟,可是听到他们说的什么‘吃鸡’,他还真的不明白,很想抽根烟冷静一下。

    乔湘雨吃了个新鲜又美味的虾球,看着朱颜问了一句:“对了,你找房子的事情忙的怎么样了?”

    “别提了!”朱颜摇头:“主要是店面不好租。”

    阎良之前不知道这事,现在听到了就不解的问:“你要租店面?不准备上班了?”

    朱颜也没隐瞒:“不是,是我妈过几天就来这边,她肯定是闲不住的,我就想先给她找个铺面。”

    阎良心里一动:“你们想要什么地段的铺面?我这边可以帮着打听一下。”

    朱颜知道他的人脉广,把自己的要求和他一说,双手合十,厚着脸皮道:“阎律师,那就麻烦您了,等我妈过来安顿好了,我让我妈做大餐感谢你们。”

    阎良浅浅一笑,越发显得儒雅:“那我肯定不会客气。”

    他们快要散了的时候,陆迟的电话打过来了:“颜颜,你回家了没?”

    结果他还没听到朱颜的回话,就听到了男人的声音,像是在询问她还要不要来点甜点。

    陆迟心里像是有把火在燃烧,眯起了眼睛,压着不悦问:“你和谁在一起?”

    朱颜原本想据实已告的,但是发现乔湘雨不避嫌的凑过来想听自己和谁在打电话,就赶紧道:“我和同事在一起,这就散了,等下就给你打电话。”

    随后手机就响起来嘟嘟声,提醒自己电话被挂断了。

    陆迟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觉得自己就要像火山那样爆发了,尤其想到刚刚听见男人的声音,想到他的女人正和别的男人一起吃晚饭,或者还是烛光晚餐……

    这一刻,他有种想顺着电话线爬过去,把那头的男人揍成猪头的想法。

    陪着他一起出席酒会的乔珊珊一直留意着他的动静。

    今儿是海城珠宝大亨金总举办的小型酒会,陆迟和对方也算是走的比较近的,也就来凑个热闹。

    毕竟有些合作,都是在酒会或者是酒桌上谈成的。

    陆迟原本是想带王秘书出席的,但是乔珊珊得到消息后,就表示自己正好要找刘总说定合同的事情,让他带着自己一起。

    乔珊珊之前也是陆迟的女伴,是他的第五任女友。

    她和陆迟之前是和平分手,两人在一起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不满她的工作,做销售免不了和男人们周旋,她又不答应不上班,一气之下还是她先提出来分手的。

    她自认为自己和陆迟在一起的时候很合拍,公事私事都能聊,哪怕是分手之后他又找了个女人,乔珊珊还是认为自己有挽回的余地。

    毕竟自己是唯一一个和他分手之后,还能在公司上班的女朋友。

    说真的,从她认识陆迟之后,就没打算和他分开过。

    可惜当时自己是想用分手逼得他妥协,想让他说好话哄哄自己。

    没想到他的性子那么直,还真的和自己分手了,没多久就找了个孙伊人替代自己。

    悔的她差点吐血。

    不过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她想尽办法往他身边凑,也很努力的为公司做出不少业绩,就是想在他的面前刷存在感,让他知道自己有多优秀,想找个机会和他复合。

    毕竟自己是实力和颜值并存的智慧女性,不是孙伊人那种花瓶比得上的。

    “陆总,”她递给他一杯酒,笑颜如花:“能为我庆祝下吗?刘总已经答应和我们公司签合约了,他们公司的精装修楼房,以后都用咱们陆氏的环保漆了。”

    她高挑艳丽,妆容精致,穿着一身大红的紧身礼服紧紧裹住她完美的身段,妖娆妩媚,美的令人炫目。

    陆迟接过酒杯,和她碰了碰杯,敷衍的夸了她一句:“不错,我一直相信你的能力。”

    “我会更加努力的。”乔珊珊却被他夸得快要飘起来了,眼神多情的看着他:“陆总,我…”

    陆迟的手机响起来,她就发现陆迟注意力就全放在手机屏幕上,果断的按了挂断。

    乔珊珊还以为他是不想别人打搅他们说话,组织了下语气,想说什么的时候,就发现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陆迟还是毫不犹豫的挂断。

    哼,朱颜之前敢挂了他的电话,他一定要让她知道,自己可不是好惹的。

    起码也要打三个电话,自己再接起来。

    倒是乔珊珊还以为他不愿意接到这通电话,很贴心的提醒他:“陆总,你可以把这号码拉近黑名单。”

    陆迟神色淡然的看了她一眼,心里嫌弃她碍眼,也不好意思明说,就起身离开,决定自己再去找一个没人打搅的角落,接朱颜的道歉电话。

    可惜朱颜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朱颜深怕自己和陆迟说话被乔湘雨听到,还特意去洗手间给他打电话。

    可是连续打了两个电话都被他按掉,朱颜没想到他在和自己闹别扭,还以为他在忙,就发了个短消息过去,把自己的行踪交代清楚,就离开洗手间了。

    …

    陆迟看完短信后,脸色越发难看了。

    另一边走过来的沈晋北见他一脸郁闷,顿时幸灾乐祸起来,走过来打招呼:“怎么?谁敢让你不痛快了?我之前还看见你和美女聊天呢?难不成是人家拒绝了你?”

    “你什么时候去泰国了?”陆迟见他一脸不解,很毒舌的嘲讽他:“要是没去变x,怎么可能变得这么八卦?”

    “我去,你这人说话真的够刻薄的。”沈晋北也不是好惹的,一针见血:“就你这性子,也幸亏有点钱,要不肯定是单身狗,还是一辈子的那种。”

    兄弟俩互相伤害了一番后,陆迟倒是冷静了下来,和他商议:“你还记得崔时俊吗?他要回来弄个影视公司,资金这方面差了不少,有兴趣一起掺和一脚吗?”

    “哦,听着有点意思,”沈晋北眉一挑,冲他坏笑:“那就是美女集中营,到时候绝对能让你挑花了眼,也免得去勾搭公司里的女职员。”

    陆迟很想反驳自己是兔子不吃窝边草的。

    可惜想到自己已经在朱颜的身上破例了,他就只能冲他瞪眼睛,没好气的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皇家名流那边的女经理不清不楚的。”

    沈晋北冲他一笑:“我又没说自己兔子不吃窝边草来着,也没准备做和尚。”

    两人抬了下杠,就有熟人凑过来说话,他们也就恢复了一本正经的样子和他们寒暄。

    酒会结束之后,陆迟就坐上车,让司机送自己回老宅。

    他就觉得自己不回朱颜消息,也不接她电话,表明了是在生气。

    她要是懂事点,那就得给自己打电话,小意奉承自己一番。

    总要她给自己台阶下吧?

    可是这一等,就到了星期一早上,她还是悄无声息的。

    陆迟忍不住给王璐打了内线电话,等她进来就问:“你去问一下,朱颜今儿有没有上班。”

    哪怕这两天他没去豪爵公馆,但还是怕饿着那没良心的小女人,还是让兰姐过去做晚饭的。

    但是兰姐却说朱颜让她不用过去,这两天她在外面吃。

    兰姐还觉得朱颜有眼色,也不矫情,把自己的位置摆的很正,不会狐假虎威,倒是不惹人烦。

    但是陆迟一点也不想朱颜这么乖啊,他就等着她和自己‘闹’呢?

    就像是今天,他都想过自己要不要特意去财务部转一转,可惜一想到自己还在‘生气’,就不好意思过去了。

    幸好王璐是朱颜的‘表姐’,让她去转一圈倒是不会引人瞩目。

    “好的,正好我有一份文件要给财务部送去。”王璐听到陆迟的话差点笑出来,没想到自己老总也会有这一天。

    要是平时,送文件这种事肯定是安排底下的小秘书去的,但是今儿王璐自己出马了。

    她来到财务部,看见她的员工都笑着和她打招呼。

    王璐就算是喊不出他们的名字,也是含笑点头。

    她明白,自己在公司能让大家都笑脸以对,就是因为自己算是陆迟身边的人。

    王璐把文件交给财务总监后,还不忘提醒他:“钱总监,最近要是有出差的是工作,就先别安排朱颜出门了,可以吗?”

    钱总监亲自给她泡了杯茶,苦着脸叹息:“要不要给朱小姐换个工作岗位?”

    他也了解过了,朱颜那一组林清欢要请产假了,到时候少了个人,怎么也要轮到朱颜跟着去外面对账。

    再说朱颜在自己的手底下,他是轻不得重不得,怕她吹枕边风让陆总对自己印象不好。

    也怕自己太照顾她,以后朱颜是拍拍屁股一走了之,陆总真正的夫人又对自己这个曾经照顾陆总情人的总监不满。

    因此,他看着王璐笑着建议:“我看朱小姐可以胜任秘书,要不你帮我问一下陆总?要是事情真的成了,我肯定重谢你。”

    陆氏的待遇不错,他是没有换工作的打算。

    因此现在知道朱颜和陆迟之间的关系,他就觉得朱颜是烫手山芋般的存在。

    不幸中的万幸,是朱颜性子不错,在同事之间也不掐尖要强。

    王璐暗骂他是老狐狸。

    说真的,在自己被套上朱颜‘表姐’的身份后,王璐就知道陆迟以后的另一半绝对不会看自己顺眼了。

    因此她现在也盼着朱颜宠爱不衰,只要朱颜能在陆迟那占有一席之地,那哪怕陆迟结婚,她也不怕被正室夫人当成眼中钉肉中刺。

    因此她也盘算过把朱颜调到秘书室,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

    没想到朱颜却一口回绝,还说她在财务部门是专业对口的。

    因此她现在面对着钱总监的请求,只能四两拨千斤:“我倒是想让朱小姐去秘书室陪我,可惜朱小姐比较死心眼,等我慢慢劝她吧?”

    “那就辛苦你了。”钱总监心里是不相信她这话的,哪有女人会不喜欢英俊又多金的陆总?

    真要是不愿意,那也不会和陆总在一起了。

    他严重怀疑朱颜是在欲擒故纵来着。

    或者是陆总担心调动朱颜的工作,会引起有些人的怀疑。

    王璐喝了几口茶,就出来找朱颜:“颜颜,忙吗?有空请我喝杯咖啡吗?”

    “当然!”朱颜也没想到她会来和自己打招呼,在电脑文档上点了保存后,和她一起去茶水间,给她冲了杯咖啡:“就一种口味,璐姐你别嫌弃啊!”

    王璐喝了两口,见这边没人,就凑近她低声问:“我看今儿陆总心情不太好,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我不知道啊!”朱颜一脸耿直拍拍胸口,庆幸不已:“幸好我这两天没去烦他,要不肯定被他骂的狗血淋头。”

    朱颜和于肃澄谈恋爱的时候,也都是被于肃澄宠着捧着的,就算是自己冲他发脾气,也是于肃澄笑着讨饶。

    那她一个人也吵不起来,等过两天,他买了自己最爱的榴莲,两个人自然就和好如初了。

    因此朱颜现在听到王璐的话,反而打定主意不给陆迟打电话发消息,免得他把怒火烧到自己身上来。

    所以,想她去哄人,那是不存在的。

    王璐见她这语气眼神,差点气吐血。

    她就奇怪朱颜的情商怎么就这么低?

    也怀疑陆总找虐才喜欢朱颜,想等朱颜去哄,估计还是洗洗早点睡,做梦的时候还能按着他的想法来。

    这天聊不下去了。

    王璐就干脆和她明说:“要不中午的时候,你上去陪陆总一起吃顿饭?指不定陆总看见你心情就好了。”

    朱颜没想到她这么狠,赶紧摇头:“不,不,我才不要去做炮灰。”

    想到她平时对自己也是嘘寒问暖的,还是凑近她低声道:“我记得他星期五去参加了个酒会,后来心情就不好了,我给他打电话发消息,他都没反应。”

    又揣测他为什么生气:“估计是合作的事情出了什么乱子吧?这个时候他需要的就是安静,等他把合作商摆平了,心情就会好了。”

    以己度人。

    要是她工作上出了差错,最烦的就是边上有人晃来晃去的唠叨个不停。

    她才不会在这个时候去烦她呢?

    毕竟她是打算做个温柔体贴的好女伴来着。

    王璐只想静静。

    可是想到陆总难看的脸色,她还是准备撮合一下:“你说的对,咱们中午一起去食堂吃饭吧?”

    既然朱颜不明白陆总为什么心情不好,那自己只能辛苦点,给他们找相处的机会。

    要不然对着陆迟那张阴沉的脸,受罪的还是自己。

    朱颜一口答应下来:“好啊,那咱们到时候餐厅门口见。”

    她觉得自己很机智,没有去做什么秘书,要不然上司心情不好,还得夹着尾巴做人。

    而在财务部,现在就算是摸不到钱,可是每天都和可爱迷人的钱钱打交道,看着那些数字,心情就会变的美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