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笔中文网 > > 再嫁高门 > 第55章 救命之恩

第55章 救命之恩

 热门推荐:
    朱**着电瓶车过来,看到了陆迟的车,但是没看见陆迟,倒是听到了小孩子的哭声,还有堂哥表妹在远处拉拉扯扯的吵架。

    她有点担忧的大喊:“小哥,陆迟呢?”

    “快,快,”朱向北指着前面,红着眼睛,难掩恐惧担忧:“他溺水了,就在那个地方…”

    不是他不想去救人,而是他自己也是半吊子,不敢去深水区逞英雄。

    但是他知道应爱萍游泳很不错,就催着她去救人。

    偏偏表妹说水里有蛇,她怕…看着表妹哭哭啼啼的样子,朱向北决定自己去。

    应爱萍又拉着他不放,说那边水很深,担心他有去无回。

    没错,像他们在这边长大的都知道,水库里有一处是不能去游玩的,不仅水很深,底下还有茂盛的水草什么的。

    幸好朱颜来了。

    朱颜看着湖中心的漩涡,又气又急,也不敢耽搁,深吸一口气就毫不犹豫的跳下去游过去。

    这里说是南山湖,但是之前是小型的水库,不过现在没有人种田地,而且也有了别的灌溉河水,这边就闲置了下来,不是旱灾缺水的厉害,没有人会用这里的水灌溉。

    她还记得自己小时候,爸爸倒是经常带着她来这游泳,因此她很早就学会了游泳,技术还很不错。

    后来的几年里,她都是这里的常客。

    不过后来她在边上摸螺蛳,结果却摸到了水蛇,她当时还以为是黄#鳝,还举着水蛇向小伙伴们炫耀,最终被水蛇咬了一口,在边上大人的提醒下,吓得她哇哇大哭的扔了水蛇…

    然后朱颜对这地方有阴影了,都不愿意再来这游泳了。

    反正那个时候朱颜家也有钱了,颜妈妈干脆给她办了室内的游泳卡。

    她还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次来故地重游的时候,却没料到老天会和自己开这样的玩笑,让自己心甘情愿的再度来到这下水。

    别说溺水的是陆迟,就算是别人,她也不会见死不救。

    救溺水的人绝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对方在惊慌之下会死死攀住去救援的人,一个不小心,极有可能让两个人都会有危险。

    等朱颜找到陆迟的时候,朱颜没有第一时间去救他,而是先去拉扯缠着他的水草。

    这也幸亏是她对这边的情况比较熟悉,知道该怎么救人。

    但是此刻的陆迟很恐惧,都快没了思考能力,模糊中看见有人来,求生的本能使他扑过去就像是八爪鱼一样抱紧了她不放。

    朱颜只能吻住他,度给他一口气,趁着他看着自己的时候,果断的用力挣脱开他的怀抱,迅速的来到他的后面,手臂从他的胳肢窝穿过,抱住他往上游。

    朱向北看见他们上来了,终于松了口气,自己帮忙把陆迟拉上岸。

    朱颜见他口鼻内没什么淤泥和杂物,知道他之前控制不住的喝了不少水,见他还有意识,让他趴在自己的腿上,按他的背部,声音都带着哭腔:“陆迟,你千万不要有事,要不要叫救护车?”

    陆迟吐出来一滩水,再深呼吸一下清新的空气,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我没事!”本来准备救人的,结果变成自己被人救了。

    陆迟莫名有点羞涩,却还是焦急的问:“水里还有个小孩子,你们把人就上来了没?”

    朱向北赶紧接口:“这边的小孩子游泳很厉害的,那小破孩自己游上来跑了。”

    他怀疑那小破孩是骗人的。

    不过那小孩满脸惊恐也不像是假的,他后半句就没有说出来。

    哪怕陆迟说自己没什么事了,但是朱颜也不敢大意,抱着他红着眼睛央求他:“你吓死我了,求求你,你就去医院检查一下,这样我也能安心点。”

    她现在是真的后怕,陆迟是跟着自己回来的,要是出了什么事,那自己肯定被他的父母弄#死陪葬。

    陆迟感觉到她微微的颤抖,还以为她是担心自己才害怕,犹豫了一下:“别哭了,我去医院行了吧?”

    “嗯,”朱颜觉得自己也在死亡边缘溜达了一圈,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

    这情景,让另外的三个人都误会朱颜是担心害怕陆迟出事,觉得朱颜真的是喜欢陆迟﹝自己﹞,才会真情流露。

    朱向北眼皮子浅,见朱颜哭,怕自己跟着哭出来,挠了挠头,破坏这悲伤的气氛:“颜颜,我记得前几年你在这被水蛇吓到后,都好多年没来这游泳了,没想到还这么厉害啊。”

    朱颜在这个时候还不忘在陆迟面前刷一下好感度:“其实我也很害怕,现在都浑身无力。”

    所以,陆迟,你看在我拼命救你的份上,之后的日子消停点行不行?

    陆迟也感受到她的颤抖,还有红着眼睛可怜兮兮的模样,有点内疚:“对不起,是我吓着你了。”

    他就知道,朱颜视自己如命。

    哎,她这样好,又算是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等以后舍不得离开自己怎么办?

    可是,自己原本的计划里,想娶的类型不是她这样的。

    陆氏公司现在发展的也算是不错,但是在海城这样大佬云集的地方,也排不到前面的十位。

    他是男人,肯定有自己的野心。

    原本合意的另一半何丹凤,不仅是她自己的职业很拿的出手,还有她的叔叔也是z府里任职的,国土局的副局长。

    而何家就是以建筑发家的,兄弟俩人可以说是互惠互利。

    而自己和何丹凤已经有了口头协议,要是自己突然反悔…

    朱向北也会开车,把陆迟他们送回了家换下湿淋淋的衣服,又把陆迟送到医院。

    陆迟的身体比较娇贵,哪怕当时去医院检查没大问题,但是晚上的时候还是发烧了。

    幸好他也没烧糊涂,立马打电话给在灵堂守夜的朱颜,让她给老吴打电话,送他们去医院。

    他当然也有老吴的手机号码,但是他也想自己生病的时候,朱颜能陪在自己的身边。

    朱颜:行吧,你高兴就好。

    反正她在灵堂里,也觉得有些待不住。

    陆迟不满意这边的单人病房,一脸嫌弃:“太小,太旧,太难看。”

    “我们这没私人医院啊!你忍忍好不好?”朱颜在他面前只能装孙子。

    见他实在是不习惯,只能把家里的床单被套带去给他换上,医生护士见状都有意见。

    朱颜只能私下里赔不是说好话:“对不住啊,主要是他洁癖很严重,心里也有毛病,还请各位帮帮忙忍耐一下,照顾一下。”

    医生和护士一听,倒是都有点同情里面俊美的男人了。

    哎,没想到他长得人模狗样的,没想到毛病这么多。

    有个医生还很热情的给她推荐了个心理医生的地址,让她有空带着男朋友去治疗一下。

    陆迟在医院呆了一天两夜才退烧,他一听到自己不烧了,就立马要出院。

    主要是这边的单人病房太单调,空气环境都不好,再者朱颜也不能时时刻刻的陪在他的身边,要经常回去帮忙。

    倒是闲着的老吴一直守着他,但是陆迟一点也不想见到他。

    陆迟这次回到朱颜家,就发现朱颜的妈妈对自己的态度好多了,还特意抽空给他弄了春卷,煮了海参粥。

    哪怕是陆迟对吃的比较挑剔,对她这手艺都没二话。

    他私底下悄悄的问朱颜:“你妈这是满意我了吧?”

    肯定是想他当女婿了,可惜自己不能答应她,等以后颜妈妈知道真相的时候,肯定会很失落。

    不过有他这样好的男人和朱颜在一起过,想来以后一般的男人就入不了她们的眼了。

    真相有点残酷,颜妈妈是看在他英勇救人的份上,才对他刮目相看的。

    另外就是她们知道了这件事是应爱萍折腾出来的,大家觉得有点对不起他,才会对他好一点的。

    不过他开心最重要。

    朱颜就很诚恳的点头:“像你这样好的人,本来就是大都人眼里的乘龙快婿啊!”

    陆迟满意的摸了摸她的脑袋:“我会对你好的。”

    他现在也没想自己以后和她怎么样,但是到现在为止,他还是很喜欢和她在一起的那种感觉。

    等到出殡后,中饭摆了十几桌,等到晚上的时候,菜就更丰盛了。

    朱大伯带着两个儿子给大家敬酒,不住的感谢大家的帮忙。

    朱颜和薛灵玉凑在一起说话,还不忘给另一边的陆迟夹菜。

    因为她知道陆迟有点洁癖,不喜欢和陌生人一起在盘子里夹菜吃。

    因此她都是一上菜就毫不客气的第一个动筷子,夹到他的碗里,要是见他不感兴趣,就拨到自己的碗里。

    “要不要试一下这酒糟馒头夹卤肉,很香的。”

    陆迟其实对这吃法不感兴趣,见她递给自己了,也就捧场的点了点头,结果尝了一口,觉得这味道还真的不错。

    馒头很香软蓬松,还带着点酒香味,卤肉特别嫩,肥瘦相间,连着馒头一起咬下去,哪怕有点肥肉也不会觉得腻。

    坐在对面的应爱萍因为前几天哄着小男孩装溺水的事情,被大伯和父母骂了一顿,还被迫拎着水果上门道歉,哪怕到现在心情也还是很不好。

    现在看见朱颜冲陆迟献殷勤的狗腿样,心里更替于肃澄打抱不平。

    她还记得之前于肃澄过来,是他这样照顾表姐的。

    难不成就因为这个男人比于肃澄有点钱,表姐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她忍不住酸溜溜的开口:“表姐,你男朋友又不是没长手,看你把他惯成什么样了!”

    朱颜都懒得看她,很淡定的道:“我愿意惯着他啊,他平时上班很辛苦,又特意请假陪我回来,我心里特别开心,对他好点不应该吗?”

    陆迟:当着大家的面,这突如其来的表白,让他有点害羞,心里也是开心的冒泡泡。

    应爱萍被迫吃了一嘴狗粮,还是不甘心的道:“不应该是男人照顾女人吗?”

    说完,还看着颜妈妈:“二舅妈,姐还没嫁给他呢,就把身段放的这么低,你就不担心我姐以后在婆家没地位?”

    颜妈妈却觉得女儿对陆迟这么照顾,是因为他差点把小命折腾在这,自然不担心他们还有以后,心里也不耐烦外甥女挑拨离间个没完:“你还没男朋友,不知道这是他们之间的情调。”

    另外一个堂婶也接口:“就是,这女人照顾男人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可不是嘛,我看颜颜这样才好,知道照顾人…”

    薛灵玉和朱颜咬耳朵:“那傻子,也不看看这桌子上坐的都是什么年纪的人,这下犯众怒了,真是活该。”

    朱颜忍住笑。

    确实,这一桌除了自己和陆迟,薛灵玉,以及应爱萍,另外就是自己的妈妈算是年轻些了。

    哪怕现在外面提倡什么男女平等,但是这些大妈大婶们都是家庭主妇,照顾男人,照顾儿女已经是习惯成自然了。

    现在应爱萍嫌弃自己‘低三下四’,那她们听在心里,肯定不舒服的啊。

    应爱萍在外人面前还是会装乖的,被她们七嘴八舌的说了一通,也不敢顶嘴,低着头不吭声。

    …

    这边的事情也算是忙完了,按着风俗,另外的就是大人们和男丁的事情了,朱颜也准备回海城了。

    不仅是陆迟不能在陪着自己在外面晃悠,另外朱颜就是急着回去给颜妈妈找住的地方。

    因为这边的店铺,颜妈妈已经转让出去了,不过她要等朱爷爷的头七过了才能出门去海城找女儿。

    “现在天热,也没什么东西好带的,我就给你准备了一些你爱吃的腌菜,还有肉和腌鸭蛋包了些粽子,红绳子的是甜粽子…”

    颜妈妈看着陆迟已经上车了,才拉着女儿低声叮嘱:“那个,陆迟是个不错的人,不过他的职业比较特殊,你妈接受不了你们交往,颜颜你答应妈妈以后和他保持距离好吗?”

    朱颜把心虚按在心底,用力点头:“妈你放心,等回去我肯定不会再和他有联系。”

    颜妈妈又叮嘱了女儿一些注意安全的琐事,才松开她:“行了,你走吧,反正我也很快就去找你了,到时候咱们娘俩以后就能住在一起相依为命了。”

    不,我现在还不能和你住在一起。

    朱颜想到自己先前骗她,自己现在是和女同事合租的,心里就很发愁,等到亲妈去了,自己怎么圆谎?

    另外自己要给妈找个落脚的地方,也要在学校或者是人流量多的地方找个出租的店面。

    最要紧的是距离不能太近,免得被妈发现自己和陆迟搅合在一起。

    哎,人生艰难啊!

    陆迟开着车来到镇上的酒店前,就让出位置让老吴来开车,自己坐到后面揽着朱颜好奇的问:“你妈和你说什么了?”

    他就发愁自己在朱颜妈妈的面前表现得太好,让颜妈妈催着朱颜和自己订婚什么的。

    也不知道是谁给他的错觉,反正他自我感觉良好。

    朱颜肯定不能说实话啊,随口就编了谎话哄他:“我妈让我和你好好相处,不要耍小脾气!要抓住你这个金龟婿!要多心疼你上班辛苦…”

    陆迟就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那你要对我好点。”

    下一秒就开启流氓模式,在她的耳边低声道:“要是心疼我,那等回去后,你就答应我在…”

    朱颜低着头装害羞。

    特么欠揍,真想把他脑子里的颜料都挤出来当化肥。

    幸好他的私人电话不时的响起来,让他没时间逗自己容易‘害羞’的女朋友。

    等回到海城的时候,陆迟就让老吴先送他去公司,对朱颜道:“我先去公司,你先回去歇一歇,今儿我不回去了,你给兰姐打电话,让她过去给你弄点吃的。”

    朱颜赶紧拒绝:“不用麻烦兰姐了,我晚饭和同事在外面吃,想和她打听一下房子的事情。”

    “那也行,记得早点回家。”陆迟其实有点不满。

    他也知道颜妈妈要来海城,原本已经打算帮忙了,可是没想到朱颜却不准备向自己开口,而是找别人帮忙。

    不过,他可不认为朱颜能很快就把房子的事情搞定,自己就等她向自己开口。

    老吴把朱颜送到豪爵公馆,再一次和她推销自己的车技,约定好学车找自己后,才带着朱颜给自己的几个粽子和一些腌菜离开。

    朱颜把从家里带回来的东西放好后,又把两人的衣服什么的都整理出来,就和老妈打电话报了平安,就骑着小电驴出门去找陈姐她们给自己介绍的中介了。

    想要住人的地方不难找,想要合适的店铺就不容易了。

    她看着满意的店铺,那租金又让她不满意了。

    朱颜跑了好几个中介,都没有理想的店铺,把她愁的不行。

    万幸今儿是星期五,明天后天她也还能再跑几处中介。

    等她觉得肚子饿了,一看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到这个点还没吃午饭,难怪肚子想造反了。

    她赶紧骑车回去洗了个澡,找出两个水果篮子,装上老妈准备好的粽子腌菜什么的,一下子就变得高大上起来,出门喊了辆出租车往聚餐的地方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