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笔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龙灵 > 第899章 以身为祭

第899章 以身为祭

 热门推荐:
    我和墨修一直守着看着,可井底那个女人,明显看不到隐身的我们。

    或许是渴得厉害了,趴在井壁上,伸着舌头汲吸着青苔里的水,好像还不过瘾,居然伸手去捏井壁上的大蜗牛吃。

    这种杯口大小,长十来厘米的大蜗牛,是一些巨型蜗牛,携带的寄生虫很多,有的还有毒,壳也比常见的蜗牛要硬。

    但她现在还有什么忌讳的,抓到一只蜗牛,喉咙里发出低闷的笑声,张嘴直接将整只蜗牛塞进嘴里。

    一声壳破裂的声音后,就是咯咯的咀嚼声,以及嘴角渗出的汁液。

    她好像还生怕流掉了,卷着舌头贪婪的舔舐掉。

    一只不够,用手撑着围着井壁慢慢的转动着,另外再找一只吃。

    有时手够不着,她还得将脸贴着井壁的青苔,将身体一点点的往上挪。

    她的腿明显是断了还是怎么的,萎缩得不成样。

    就在她一只只的吃蜗牛的时候,我和墨修都感觉到了她身上有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可她身上却并没有其他的东西,身体也没有异常。

    刚才那股涌动的生机,在她身体里好像在慢慢的凝聚,却又开始消失。

    “先带出去吧。”我盯着她,想到墨修说光是毁灭没用,得先研究一下。

    可我话音一落,就听到胡一色的声音道:“祭坛就在这里。蛇君找到了吗?”

    随着胡一色的声音传来,他和何辜也都飘然而下。

    这种井可能是做什么大工程用的,水泥圈比较大,但我们四个站在这里面,也有点拥挤。

    尤其是还有一个身份不明的女人在,就更显得古怪了。

    胡一色落下来,瞥眼打量了井底,然后看了看那个女人。

    目光扫过她萎缩的双腿,估计也是想到了当初被囚禁在回龙村阁楼的龙浮千,脸上闪过几分涩意。

    跟着朝我们道:“你们定位很准,符纸发出后,我们就感觉有着生机朝这边涌来。证明祭坛就在这里,这比我们想象的顺利。可祭坛的入口在哪?”

    胡一色好像也有点迷茫,还要伸手去摸那些井圈。

    而那个女人,好像根本就不在意他们的到来,还在以脸蹭着井壁的青苔,黑得好像从抓过煤的手指在井壁上一点点的吃力往上爬,努力的想够到上面的一只蜗牛。

    何辜沉眼看着她,又看了看我和墨修。

    他身系苍生,虽然斩过情丝,但终究还是比我们心软。

    我朝何辜微微的点了点头,心头也开始发哽,转眼看向墨修。

    “怎么了?”胡一色沉眼看了看,轻声道:“祭坛入口在哪里?”

    “你对生机感应最强,感觉到了吗?”胡一色推了何辜一把。

    可何辜却只是涩涩的苦笑了一下,将那女人一直没够着的蜗牛抓下来,轻轻的放在那女人的指尖。

    女人似乎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双指尖一并,夹着那只蜗牛,急急的塞进了嘴里。

    一声脆响,胡一色暗自吞了吞口水,朝我道:“要不你把这人送出去,我们再找找祭坛的入口?”

    墨修却一手搂着我,一手卷着黑布,将那女人一卷,直接往上走:“她就是祭坛,祭坛就是她!”

    胡一色堪舆望气可以,但看生机就不太行了。

    感应生机,我的黑发,何辜的本能,墨修的神魂,都是比较强的。

    这个女人藏在那堆塑料垃圾下面的时候,生机和普通人差不多。

    可等她一点点的吃着那些守宫,体内的生机,就一点点的变得旺盛。

    到她吃蜗牛,胡一色他们下来的时候,那种生机又慢慢的消失了。

    以活人为祭坛,转移生机,证明这还只是一个中转的祭坛。

    这与我和墨修原先想的祭坛,何止出入大点,根本是再次刷新了我们的脑洞。

    我们原本找到祭坛,就直接毁灭的。

    可这种活人祭坛,毁灭了这一个,其他还有多少?

    先天之民以普通人的身体为祭坛,如果我们毁灭这祭坛,就得杀了她……

    胡一色似乎也吃了一惊,急急的跟我们上来了。

    墨修用黑布拉着这女人从井底上来,一落到干燥的地面,阳光洒下,她似乎有点害怕,张着嘴,却发不出声音。

    可不知道在井底住了多久,一见阳光,就害怕得不行,努力的缩着头,伸着手捧着脸挡着阳光。

    她皮肤上污垢太厚,加上生机也有点不太明确,所以我们一时也看不出她的长相和年纪。

    胡一色出来,再次往井里看了看,又瞥了瞥那个女人,很疑惑的道:“以人为祭坛?她还真的是个祭坛?”

    何辜心生怜悯,看着她破烂的衣服,连忙解下道袍给她披上。

    朝我们道:“是打算带回清水镇吗?”

    我想都没想就摇了摇头。

    清水镇虽然被霍霍得什么都没了,可那些孩子都在,这女人是个祭坛,不能带回去。

    而且她身份不明,怎么成为祭坛的,我们连查的地方都没得查。

    瞥眼看了看墨修,我掏出应龙给的手机,轻声道:“我叫应龙过来,蛇君要回避吗?”

    “不用刻意。”墨修看着那道袍下的女人,轻声道:“让应龙带回她们的基地,先洗干净,做个检查吧。”

    这会何辜已经用符纸折了一个纸杯,朝墨修递了一下。

    墨修想都没想,手指一点,就引了一纸杯水。

    何辜小心的将纸水杯放在道袍下。

    下面立马传来了“滋滋”的舔水声,和咕咕的满足声。

    “如果她真的是个祭坛,就该,就地毁灭。研究……就不怕是个圈套了吗?”胡一色也脸带着担忧的神色。

    “是个圈套也进吧。”我看着胡一色,沉声道:“这样畏首畏尾,什么都做不成的。”

    沐七能观过去未来,卡点设套的事情,对我们心态影响太大了。

    一边墨修认同的低笑了一声:“就算是个圈套,也该无所畏惧,做该做的事情。”

    应龙来得挺快的,见到那个在何辜道袍下拱动的人,也愣了一下。

    不过她这次开了辆医院的救护车来,所以也没有多问:“先上车。”

    果然她们对霓裳门研究也挺久了的,在市里有个征用的基地。

    那个女人似乎不能说话,也没有感觉到害怕,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和在井底的时候,什么改变都没有。

    我用神念探了一下,似乎智力有点问题。

    那股异常的生机,在她出了井后,也没有了。

    先天之民隐藏地底下万年,隐匿本事比蛇族更强。

    大家都沉默了,谁也没想到祭坛会是一个活人。

    等到了应龙的基地,因为只有我一个女的,加上也不用遮掩了。

    我直接用飘带引着她,到了应龙指引的浴室,用墨修教我的引水法帮她冲洗着身体。

    等水将那些不知道沉淀了多久的污垢冲走后,我看着那漆黑的污垢下面的东西,心头却更是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