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笔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带着火影闯斗破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吾之管仲(第五更,求票票)

第一百三十七章 吾之管仲(第五更,求票票)

 热门推荐:
    翌日清晨,一个重磅消息在新郑城中炸开了锅,那就是押送到边关的十万两黄金被抢了。

    军饷被抢本就是一件惊天大案,更何况这次抢劫军饷的还不是人,而是传送中的鬼兵。

    平民百姓本就对神鬼之说敬畏不已,当他们得知此次抢劫军饷的竟然是鬼兵后,各种风言风语瞬间传遍了整个新郑城,一时之间弄得人心惶惶。

    韩王得知军饷被劫的消息后,更是震怒不已,命令张开地派人彻查此事,必须要将十万两黄金尽数追回。

    就在韩王命令张开地派人彻查此案之时,一直在外求学的九公子韩非,也低调的骑着白马进入了新郑城。

    放眼整个新郑城,除了韩王居住的王宫以外,应该就属姬无夜居住的大将军府最为大气磅礴,也是其权势滔天的一种体现。

    只不过姬无夜今日早朝结束后,心情却非常的不好,因为张开地奉命派人调查“鬼兵结饷案”,直接把目标锁定在了他的身上。

    尽管张开地并没有证据证明是姬无夜让人劫走了军饷,但是放眼整个韩国,也就只有他有这个胆子和本事,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劫走十万两黄金。

    更何况张开地与姬无夜本就是政敌,别说这件事情本就与姬无夜脱不开关系,就算这件事情不是姬无夜做的,他也会借助此事打击一下姬无夜。

    “张开地那个老狐狸可不好对付,不过他麾下的那些小喽啰也敢跟本将军作对,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姬无夜虎目中闪过一丝凶光,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墨鸦,面若寒霜:“墨鸦,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凡是敢跟将军作对的人,都不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

    “哈哈~去吧!”

    “嗖!”

    姬无夜话音刚落,墨鸦的身形便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几片黑色的羽毛缓缓飘落而下。

    ……

    “你们听说了吗?昨天晚上又出大事了,负责审理军饷被劫一案的五位主审官都死了。”

    “不会吧!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杀害朝廷命官,不怕被株连九族啊?”

    “谁告诉你说这件事情是人做的?你们难道没有听说吗?这次的军饷是在断魂谷被郑国鬼兵劫走的。要我说搞不好就是这些主审官触怒了鬼兵,这才会被那些鬼兵杀死。”

    还没有等张开地追查回被劫的军饷,第二天便又有一个重磅消息在新郑城中炸开,引起了轩然大波,城中的百姓都在对此事议论纷纷。

    当韩王在早朝上得知,五大主审官在昨晚全部离奇暴毙后,心中既震惊又恐惧,惊慌失措之下,当场严令张开地在十日之内查清此案,否则严惩不贷。

    面对已经有些慌乱的韩王,张开地也没有机会去推辞,只能硬着头皮接下了这个命令。

    只不过张开地下了朝后,心情却是极差,因为他明知道此事与姬无夜脱不了关系,却拿他完全没有办法。

    说到底张开地只是一个文官,让他跟姬无夜文斗还可以,但是武斗却远不是姬无夜的对手。

    而且姬无夜竟敢派人暗杀主审官,很明显已经破坏了官场里的潜规则。

    如果姬无夜真的不计后果的暗杀张开地,他还真没有能力挡住姬无夜的暗杀,这才是他最无助的地方。

    就在张开地面色凝重的走出王宫后,一名侍卫忽然上前行礼道:“相国大人,四公子请您到府中一叙,说是有要是与您商谈。”

    “四公子?”

    张开地闻言,脸色微微一变,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前面带路吧!”

    要是换做是以前的话,张开地肯定不会答应韩宇的邀请,不过现在他却已经感受到了生命威胁,只能违背一下自己的原则了。

    在侍卫的带领下,张开地乘坐着相国专用的马车,向着四公子府的方向赶了过去。

    ……

    四公子府后院

    “嗯?”

    韩宇见到韩千乘独自回来后,眉头不禁微微一皱:“我不是让你务必要请先生过来吗?”

    “四爷,西门先生说他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暂时脱不开身。不过先生让我告诉您,第三个锦囊里面装有您想要的答案。”

    面对韩宇的斥责,韩千乘面不改色的拱手行了一礼。

    “???”

    韩宇听到这话,脸上露出一丝不满和疑惑之色,将信将疑的把第三个锦囊取了出来,

    等到韩宇取出锦囊中的绢布,看清上面所写的八个大字后,脸上的不满瞬间消散,忍不住激动的大叫道:“大才!先生大才!吾之管仲啊!”

    韩千乘还是第一次见到韩宇如此失态,有些好奇的凑过去一看,只见绢布上写着“公子韩非,可做枪使”八个大字。

    “公子,相国大人到了。”

    还没有等韩千乘想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一名容貌姣好的侍女便迈着莲步走进了院子里,朝韩宇禀报道。

    “千乘,陪我去见见相国大人。”

    心情大好的韩宇将绢布和锦囊收好,带着韩千乘向着会客大厅赶了过去。

    “见过四公子。”

    正在大厅喝茶的张开地,他见到韩宇到来后,不紧不慢的起身拱手行了一礼。

    “相国大人不必多礼,张家三代为相,为韩国立下了汗马功劳,应该是宇见过相国大人才是。”

    韩宇见状,连忙拱手回了一礼,然后开门见山道:“实不相瞒,宇今日特意请相国大人前来,是想要与相国大人商谈一下,有关军饷被劫一案。”

    张开地闻言,心中颇为诧异,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的反问道:“不知公子有何高见?”

    “你们都先下去吧!”

    韩宇并没有急着回答张开地的话,而是朝大厅里的仆人们摆了摆手。

    等到仆人们全部退下后,他这才满脸凝重的说道:“前两日千乘外出打猎的时候,无意中发现有人将军饷掉包,十万两黄金全部被运送到了郊外的一个山洞里。”

    “什么?!”

    张开地脸色骤然大变,一时之间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不过他终究是城府极深,很快便恢复了冷静,双眼微眯:“既然公子前两日便知道军饷被掉包了,为何不早点向王上禀报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