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笔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秦氏仙朝 > 第五百三十七章:怜悯之心

第五百三十七章:怜悯之心

 热门推荐:
    在这种偏僻的地方,出现的也都是一些炼气期的低阶修士,尽管四周有许多人在围观,但却是没有人敢上前去,近处的两名修士本想开口说话。

    却是直接被那牛老黑瞪了一眼,直接给吓退了回去。

    其实秦冲一开始便看出了那支符笔来历不凡,绝不是一般的低阶符笔,只是受了一些损伤,以至于灵气大损,看起来像是普通的低阶符笔一般。

    可即便如此,稍微有些常识的人也不会看走眼的,起码能把它看成中阶的符笔才是。

    “你还我的符笔,我不要你的灵石。”

    说出此话时,那少女已经是哭的梨花带雨了。

    “哼,懒得理你。”

    大汉冷哼了一身之后,便转身而走。

    “站住!”

    可此时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令那大汉当即愣在了当场,甚至额头之上已经开始汗如雨下了。

    出声的自然是秦冲,他只是释放了一丝的神识威压,便将那大汉定在了当场,任凭他如何用力,双脚却是不听使唤,根本抬不动。

    一般的坊市之内,自然是都不允许斗法的,可对于秦冲这样的存在,这些规矩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况且秦冲也根本没有使用自己的法力。

    “前辈饶命,前辈饶命。”

    这牛老黑虽然只是炼气后期修士,但还是阅历不浅的,当即便发现秦冲的来历不一般,修为可能在筑基期之上,不然也不可能仅仅用了一丝神识威压,便轻描淡写的将其定住。

    所以便急忙开口求饶。

    “放下符笔,带着你的灵石快滚。”

    说话之际,秦冲也同时收回了自己的神识威压,那牛老黑当即当下了符笔,继而将自己扔下的灵石收回,随后便一溜烟的消失在人群之中。

    而此时那些围观的修士也都纷纷退去,不敢在留在原地。

    “多谢前辈为晚辈解围,多谢前辈。”

    见自己的符笔得以保全,那少女也急忙向秦冲施礼道谢。

    见此秦冲便摆摆手,让少女免礼。

    “你这支符笔想要换什么东西啊?”

    只是那少女听到秦冲的询问,却是迟迟不吱声,显得有些为难起来。

    想来是因为秦冲刚刚帮他解围,保住了这支符笔,如今秦冲又询问这支符笔的情况,这让她有些两难起来,毕竟她此时也知道秦冲是一位前辈高人,自己也是得罪不起的。

    看她这幅模样,秦冲自然是猜到了她的难处。

    “你放心说吧,不用顾虑太多,在下若是有什么坏心思,只需盯住之前那人即可。”

    “前辈见谅,晚辈...晚辈这支符笔想换一株五百年份的回魂草。”

    “回魂草?”

    “正是。”

    闻此秦冲的眉头也是微微一凝,尽管八卦空间中秦冲收集了不少的灵草,但回魂草还真是没有。

    “你需要回魂草,想必是什么人受了重伤吧?”

    “却如前辈所言,家父身受重伤危在旦夕,晚辈这才自作主张将家传的符笔拿出来售卖,希望能救回父亲的姓名。”

    “原来如此,回魂草虽然对神识的伤势有奇效,但使用起来却是十分麻烦,稍有不慎就会造成更大的伤害,可以说是十分危险的事情。”

    这一点秦冲并没有夸大,在修仙界之中神魂的伤势一般都是极难医治的。

    以这少女摆在摊位上的东西来看,其父最多就是筑基期的修为,这样的修为神魂受创的话,医治起来则是更加的麻烦,成功的几率极低。

    “这......”

    秦冲如此一说,那少女更是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这样吧,你带我去看看你父亲的伤势,若是能将其医好,你再将这只符笔给我,可好?”

    闻此那少女顿时惊愕了起来,瞪大了眼珠看着秦冲,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少女沉默了许久之后,终究还是下定了决心。

    “好吧,前辈请稍等。”

    说话之际,那少女便开始收拾起了自己的摊位。

    随后少女便带着秦冲走出了坊市,一直朝着寒山城的西北角走去。

    其实即便那支符笔是高阶的存在,对于秦冲来说也不见得有多重要,以他现在的实力身家,花些时间去收集材料,自己炼制出来一支也是能办到的。

    此时他如此做,完全是因为之前的一刹那,心里生出了一股怜悯之心。

    到了他这般境界,除非事情对自己有极大的危险,不然多数时候都还是会随心行事的。

    城西北一处偏僻角落,秦冲跟随少女进入了一处破旧的小院。

    而在此之前,秦冲已经察觉到了房间之内,一名中年男子的微弱气息。

    “前辈,这便是我父亲,他三个月之前外出了一次,回来不久之后伤势便愈发严重起来,晚辈也是从父亲的一名好友那里得知,回魂草可以救我父亲的性命的。”

    “嗯,且待我看看再说。”

    说完秦冲便伸手搭在了中年男子的脉搏之上,秦冲这只是秦冲做做样子罢了,以他的神识之力早已可以发现了此人的伤势要害了。

    正如自己之前所料,此人的神魂受创不轻。

    片刻之后,秦冲收回了右手,对那少女说道:“道友你还是先回避一下,我尝试施法救治你父亲。”

    听到秦冲有办法救治,那少女当即面露喜色,随即便听从秦冲的安排,走出了房间。

    此人的伤势着实不轻,对于筑基期修士甚至是金丹期修士来说,救治都十分不易,但对于秦冲来说这样的伤势,处理起来并不困难。

    只需以强大的神识之力强行进入此人的识海,将那一缕侵蚀他神魂的力量逼出即可,不过此后还是需要一段时间修养才能彻底的恢复的。

    约莫一炷香功夫之后,秦冲便召唤那少女再次进入了房间。

    “前辈,我父亲他......”

    “幸不辱命,不过他的神魂受损,还是需要一段时间恢复修养的,估计再有一会功夫他便会苏醒了。“

    “多谢前辈。”

    在等待男子苏醒的这段时间,秦冲还是趁机询问了一些这少女的情况。

    原来这少女名叫楚灵儿,他父亲名叫楚杰,乃是这寒山城内的一介散修,并无宗门和家族的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