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疑问

 热门推荐:
    官霁白也想到了,“可是……妈妈未婚生了我,这件事情根本没办法洗。把真相说出来?那也改变不了我是私生子的事实,这点没的洗。以后我和妈妈要想获得社会的认可,很难了。”

    燕辛表情忽然严肃了很多,他蹙着眉心望着官霁白,脑海中想到这次回家,爷爷说的话。一时之间,居然犹豫了。

    “怎么了?”

    “没事。”燕辛回神,最终还是把爷爷的话压下,他早就不是谁手上的傀儡,他想做的事情,想要的人就没有做不了,得不到的。“小白,这其实很简单。”

    “你说,怎么才可以洗白?”

    “不用洗。”燕辛失笑,“你就是你,没有低谁一等,根本不需要洗白。”

    “可是……”

    “我!”燕辛指了指自己,“只要你嫁给我,所有人都会把你宠上天。难道你不知道吗?无论是军政界,还是学术界或者商界,所有人都怕我回自由国吗?从我回来的那一刻起,所有人都想把我绑在内地,而婚姻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其实这段时间,负责海外华侨事务处的领导一直处心积虑的给他安排相亲。

    生怕他走了,不回来了。

    官霁白又惊又喜,她是知道燕辛的回国带来的不仅仅是资金,更多的是技术,先进的工业,科技和生物医疗技术。这些全都是无价,无法估量的。

    只因他一人存在。

    但燕辛毕竟是在国外出生,国外长大,对内地的归属感并不像土生土长的人那样。想要增加归属感,最好的办法是成家立业,有了妻子孩子,就会安定下来。

    官霁白内心说不震动是假的,这是她穿越后,遇到最最好的事情。幸运的,让她有种做梦的感觉。

    前世,做梦,她都不敢幻想的事情? 这辈子居然发生了。

    可同时,她心中却涌现出一股刺痛和酸楚。

    虽然现在的人是她,但其实? 在她的内心中? 前世的那个? 为了燕辛去死的才是自己。

    前世的那个官霁白,从十六岁,到二十六岁? 付出了一颗痴心? 都没能得到他的一个眼神,一个回顾。

    现在的自己凭什么能拥有呢?

    官霁白身体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说她是做作也好? 说她自己吃自己的醋也好? 反正她现在很不高兴。

    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悲哀。

    为自己感到悲哀。

    官霁白的转变燕辛全部看在眼中? “怎么了?”

    “你能告诉我?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吗?”官霁白决定把心中的想法问出来? 不憋着自己? “你虽然努力的做出低调谦逊,温柔好说话的样子,但你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人,我知道。你并不喜欢跟人距离太近,和人相处也是不咸不淡的。”

    之前她是不敢? 没有勇气。在喜欢的男人面前? 她总是想要全心全意的对他好? 哄着? 宠着。没有委屈,没有为难,有的只是欢喜和激动。

    但官霁白也明白? 感情需要的不止是付出,有些话不说清楚,堆积在心中只会变的不可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