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醋死了

 热门推荐:
    官霁白一愣,“燕先生?”难道,现在有女人前赴后继的追求他?

    “对啊!”江辰就差没有沧桑的点上一支烟了,啧啧称奇的说:“自从燕先生住进这里,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偷偷看他一眼。胆子大的还想翻院墙呢!都被我给拦下来了。”

    官霁白一想到她喜欢的男人年轻时居然被这么多女人追求,她就吃醋。

    她恨不得在院墙上插满钢钉,见一个给一巴掌,见两个给两巴掌。让小婊砸们尝尝她白妖精的绝招。

    官霁白真是被气到要暴走。毕竟她十六岁认识燕先生时,那会可没有哪个不长眼的女人敢喜欢他。

    再喜欢,都得憋着。想都别想,燕先生可不是谁都有资格喜欢的。

    而官霁白是唯一一个不怕死,敢公开说喜欢他的人。虽然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可她完全不怂更不后悔。

    凭着这份彪悍的战绩,官霁白成功的在社交圈打响了名头,十六岁进入社交圈,二十岁混娱乐圈,气势上就没输过。

    她是怎么也没想到,曾经自己独一份的事情,居然在燕先生年轻的时候,有那么多人都做过。

    官霁白就像喝了一缸的醋,心里酸的不得了。

    翩翩少年郎在最美的年纪,遇到纯情勇敢的美少女,会不会擦出不一样的火花?

    比如一见钟情?

    干柴烈火?

    官霁白凭借着自己出色的脑补能力,差点把自己给醋死。

    “丫头?小丫头你咋了?你别哭呀!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了你呢!”江辰被弄的手忙脚乱的,想要劝说却不知道说什么,一时间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我没哭。”她才不会哭呢!

    她官霁白只会跟人掐架时假哭,跟男人装柔弱时唯美的哭,梨花带雨的哭,却从不会真哭。

    “你看你这眼泪珠子跟断了线似的,还说没哭,你骗谁呀!我反正是不相信。”江辰情急之下,说话口音都变了,刚才还是地地道道的普通话,这会口音怎么听也不“普通”。

    真面目被人揭穿,官霁白也不演戏了,红着眼睛奶凶奶凶的骂道:“我骗什么了?骗你感情了,还是骗你媳妇了?”

    江辰像看到外星人似的,惊恐的瞪着官霁白,也不知道咋了,心虚的撇开眼神。要不是皮肤黝黑,这会就能看到红晕从脸颊一直蔓延到脖子上。

    “我……我还没娶媳妇呢!”江辰支支吾吾半天,小声的说。

    俩人都没发现一辆黑色轿车已经停在大门口好半天了,俩人都没注意到。

    车后座的玻璃按下,露出男人俊美到极致的侧脸轮廓。从光洁饱满的额头到高挺精致的鼻梁,再到漂亮的唇珠,修长的脖颈,薄而宽的肩膀……以及那自然垂落在肩头的顺滑黑发。

    男人身姿笔挺的坐在后排,目光正视前方,身上没有半分的慵懒,随意。处处透着严谨,端正,温润如玉。

    “小少爷,是江辰那小子,今天轮到他看大门。”开车的老五眼神略带古怪,“他好像把人家小姑娘弄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