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笔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 第一百二十八章 道友请留步

第一百二十八章 道友请留步

 热门推荐:
    技能‘暗潮’发动;

    技能‘长冲剑意’发动;

    再加上一定量的‘先天一炁’勾调,杀伤力立马就上来了。

    一刀落下,鲜血飙溅喷涌,通幽鬼蟒好大一颗头颅飞出,失了头颅的身躯兀自扭动,长尾扫荡,疯狂拍打四周石壁山岩。

    陆北横目扫过,感知确定钥匙所在,手起刀落又是几下,get一些掉落的材料。

    新鲜的蛇肉x3

    壮阳的蛇骨x3

    巨大的蛇头x1

    坚固的蛇鳞x10

    背包收获满满,陆北吞下钥匙便要离去,突然耳边脚步声传来,暗道一声麻烦。

    两道气息,其中一道略熟,皇极宗的管事黄贺黄老板。

    他拿到钥匙,赶着去开莫不修的宝箱,没打算和皇极宗接触。可要是放着不管,两人跟了过去,宝物近在眼前,十有八九会起歪心思。

    届时一顿冲杀,他屁事没有,皇极宗的野狗折了爪牙,不肯善罢甘休又是一桩麻烦事。

    想到这,陆北不由将目光放在了辛绮身上。

    好魔女,帮人帮到底,又要麻烦你了!

    “道友请留步,皇极宗有事请教。”

    晦气诅咒传来,听得陆北眉头直皱,看在是熟人的份上,冷哼一声没有当场拔刀。

    黄贺大步奔来,看到路人脸的陆北没有多想,收起寻人探路的‘寻龙符’,和师妹黄寒偕行而至。

    黄寒是个面容冷漠的女修,外貌三十岁上下,因为姿容远不如狐三,陆北瞄了一眼便没再继续。

    自打认识狐三,他愈发不近女色了。

    场中景象诡异,二人皆是一愣。

    黄寒少言寡语,加之最讨厌色鬼嫖客,此刻一言不发。

    黄贺心里有数,颇为自豪,因为他就是那个色鬼,隔三差五去往勾栏之地寻找爱情,拱手问道:“这位道友,我二人来得匆忙,不知此地因何而战,能否说明一二?”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

    陆北耸耸肩,指向木头人一般的辛绮:“我听到动静赶来,见魔修和毒蟒一番血战,双方力战不停,拼了个同归于尽。”

    辛绮:?(?﹃?)?

    自打她被通幽鬼蟒神通定住,整个人便处于一种痴痴傻傻的状态,双目无光,口涎横流,一副被玩坏了的模样。

    “……”x2

    一个傻了,一个头没了,确定是同归于尽,而不是被你捡了便宜?

    黄贺和黄寒望之沉默,他们不是傻子,自然不会轻信陆北一派胡言。但话又说回来了,既然是一派胡言,听听乐呵一下,没必要太当真。

    陆北是大管事林奉先看好的新人,魔修没人权,两者没有比较的可能,黄贺想都没想,张口就来:“原来如此,魔修作恶多端,此地遭遇毒蟒,真可谓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实乃大快人心。”

    “兄台慧眼,忘了自我介绍,在下平州丁某。”

    陆北抱拳叹服,继而道:“敢问两位皇极宗的师兄师姐,找草民所为何事?”

    “丁某……”

    听到这个姓氏,黄贺眼角便是一抽,直言不讳道:“在下皇极宗宁州管事黄贺,这位是我师妹,我二人奉大管事之命前来,邀请道友加入皇极宗,不知道友意下如何?”

    “???”

    陆北脑门飘过一串问号,指了指自己,得到黄贺点头确认,更是疑惑:“我和大管事素未谋面,他看上了我哪一点?”

    说出来,这就改!

    “啊这……”

    黄贺不知如何作答,只得道:“大管事知人善用,见道友修为高绝,起了爱才之心,特令我二人前来招揽。”

    “……”x3

    说完,三人俱是一阵沉默。

    怪尴尬的。

    “原,原来是这样,多谢大管事厚爱,尚未请教,大管事何方神圣?”陆北抹了把头上冷汗,无缘无故的爱,恕他接受不起。

    “我家大管事宁州林奉先,道友来宁州之前,应该打听过才对。”

    “……”

    奉先是个好名字,可惜被三家姓奴玩坏了,艳名远播,风骨如丞相都不敢接盘。

    陆北本就不打算和这位莫名其妙的大管事接触,闻得名讳更加拒绝,指着辛绮道:“魔修狡诈多诡计,我本想亲自押她前往皇极宗领赏,有两位管事在此,我就不多事了。”

    “要不,你和我们一起去见见大管事?”林奉先有言,邀请客气一些,对方不愿也不要强求,黄贺试着再争取一下。

    “还是算了,粗人一个,怕冲撞了大管事雅兴,还是继续逛逛陶冶一下情操比较好。”陆北打了个哈哈,随口带过。

    “这恐怕不行,道友别误会,实在是万魔洞窟来了个厉害魔头,化神境修为,我等随大管事前来追拿,道友继续深入,恐有遭遇魔头的风险,不如先行离去,过段时间再来。”

    真有化神境的魔修?

    陆北抬手摸了摸下巴,万魔洞窟只是名字和魔沾边,化神境的魔头来这作甚?

    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因为陷龙阵,莫不修藏宝的遗迹暴露,引来魔头挖坟取宝。

    岂有此理!

    这可是师父留给他的遗产!

    得搞快点,万一被皇极宗的大管事闻到宝贝的骚气,麻烦又要升级。

    就在陆北想着如何拜托两名皇极宗管事,考虑到物理催眠法的时候,木头人一般的辛绮终于动了起来。

    “桀桀桀桀”

    辛绮双目透出浓郁紫光,背后怪异花枝变作灰色,一身法力暴涨,气势大变,直逼先天境大圆满修为。

    她张口吐出一团雾气,猛地拍出双掌,倾泻威势可怖的罡风。

    雾入风中,鬼哭狼嚎。

    风中透着些许诡异,隐约可见骷髅一般的影子幻起幻灭,行至通幽鬼蟒残躯,剔骨罡风吹卷浓浓死气,好似时间加速流动,眨眼的工夫,通幽鬼蟒便腐朽成一堆枯骨。

    陆北望之大惊,摸不准辛绮使得哪门魔功,抽身暴退的同时,五指并掌成刀,取凌厉剑芒撕裂罡风雾气。

    黄贺和黄寒亦是大惊,两人担任宁州管事多年,从未见过这般诡异攻击,各自施展绝学将呼啸而来的罡风打退。

    风势贯穿四面八方的通道,触及金钢岩石,飞快使其腐朽斑斑锈迹。

    察觉这一幕,三人更加不敢妄动。

    陆北皱眉望着辛绮,要说这是后者隐藏的底牌,他个人是不信的。

    之前辛绮有过好几次机会,都没在他身上施展,而且这种诡异攻击更加接近神通,不像是先天境能掌握的法术。

    难不成这就是她的机缘,因为和通幽鬼蟒对眼,被其神通影响,魔功发生了化学反应,异变脱胎换骨。从此道挡杀道,佛挡杀佛,踏上魔生巅峰,转职了封面女郎?

    可能性很大。

    真是的,直接把宝贝给他,哪来这么些破事!

    陆北小小埋怨了一下莫不修,大声喝道:“两位管事,魔修作恶多端,人人得而诛之,不必和她讲什么江湖道义,并肩子一起上。”

    言罢,他一马当先,紧紧跟在了黄贺和黄寒身后。

    黄贺是先天境体修,擅长近战输出,黄寒人如其名,躯体逸散酷寒冰霜,抬脚踢出弯月一般的冰霜弯刀,凝固死气灰雾,给了黄贺逼近辛绮的大好机会。

    “魔女,吃我一拳!”

    黄贺压低身形快步冲刺,双拳戴上拳刺,一个猪突猛进,右拳凝练虎啸山林的罡甲,重重锤向辛绮胸口。

    打头容易触发闪避,打胸口就不一样了,那么大两个目标,他手熟得很。每晚站桩输出,噼里啪啦从黑夜苦打至清晨,付出诸多汗水,绝无失手的可能。

    虎头咆哮,震散辛绮周边寒冰,黄贺认定这一击必然得手,余力全出,虎啸之声骤然暴涨。

    喵~~~

    灰雾来袭,罡甲溃散无踪,拳刺沾染一二,光华不显,迅速黯淡无光。法宝没了神光,猛虎抽了脊柱,当场成了猫猫虫。

    死气灰雾顺着拳刺卷上,黄贺心头大骇,冲势难以停下,想起通幽鬼蟒化作枯骨的模样,他心头一狠,便要自断手臂。

    这时,陆北一跃而来,扫腿将黄贺踹出险地,人在半空借力旋转,待灰雾弥漫包围之前,直刀半圆般划破黑暗,挥斩凌然刺骨的杀机。

    森然剑气交织绝狠刀光,如魔啸,如鬼嚎,撕裂重重灰色迷雾,杀意激荡间,赫然斩向辛绮脖颈。

    实质般的刀光贯彻而下,如在梦中的辛绮当场被浓烈杀意惊醒,刀光近在咫尺,已避无可避,咬紧牙关朝陆北冷笑两声。

    嘶啦!!

    人头飞起,两截尸身变作毒花,超强酸碱一般腐蚀性极强的汁液爆炸飞溅,一滴滴汁水子弹般朝陆北盖了过去。

    后者临危不乱,技能遁空闪现,避开自爆毒花,直追辛绮气息消散所在的方位。

    原以为是个卖肉的封面党,突然爆料有真才实学,上封面靠的是才华。

    既如此,这等仇敌留不得,尽快斩杀,不能给一丁点猥琐发育的时间。

    原地,黄贺右臂沾染几缕死气,皮肤松弛老化,出现了几点老人斑。

    在他脚边,是生锈泛红的拳刺。

    黄寒双手寒气缭绕,不知如何解毒,选择了将他这条手臂冰冻。

    “见鬼了,魔门功法怎么这般厉害,这次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回去我也要挑一门好生修炼。”

    黄贺冰凉酸爽,龇牙咧嘴道:“丁道友真是好人,找机会真的谢谢他,和上次那个姓丁的狗东西同姓,他真是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