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笔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万道长途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宇宙

第一百一十六章 宇宙

 热门推荐:
    李启闻言,也想自己赶紧去看看,参详一二,万一有所收获呢?

    可是,沈水碧把她拉住了。

    “你看这个指纹有什么用呢?现在你又看不懂,等你能看懂了,你也不会缺这种东西啊?”沈水碧有些奇怪李启的选择。

    “你身上有大祝赐予的四缕神气,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大祝本源,以后有能力参详之后,你老师肯定会把你带在身边,慢慢学习啊,这些东西,日后你不是唾手可得?现在着急干嘛?”

    听完了沈水碧的话,李启不禁再度感慨。

    白蛇州太守和其麾下官员,就是为了一个发臭的死老鼠而互相争抢的猫头鹰。

    而沈水碧和李启,就像是那高高在上的凤凰,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偏偏这些还都有人送过来。

    怪不得其他人一听巫神山的名号,就吓成那样。

    这个世界,还真是高低分明啊。

    不过也是,修行的世界,一品一重天,根本就不能算一个物种了。

    既然沈水碧都说了,这么一个指纹其实并无大用,对他们两个来说也算不上什么,李启自然也就不在意了。

    沈水碧总不至于骗他。

    就这样,李启就干脆坐在原地,开始继续读书。

    还是得读书啊,读书才是唯一的出路啊。

    这一读,就是整整四天。

    四天之后,太守这才赶回来。

    甚至,还有一些人没能回得来。

    李启心中暗自猜想,是不是猫头鹰争夺死老鼠的时候,互相攻伐,死了几个?

    或者只是单纯的赶不及?

    不知道,但无所谓。

    这种,就是那种小说里常常看见的,奇遇出现,大家纷纷前往内部争夺厮杀的模样吧。

    可惜,李启并不准备自己去那种地方找死。

    正如沈水碧所说的,他在这些人眼中,算是百分之百的天之骄子。

    这些人眼中此生难遇的奇遇,对李启来说,不过是地上的死老鼠,看都懒得看一眼。

    世界的参差,比想象中差距还大。

    曾经的纤夫,连几个菜头都能欺压。

    但现在,一州太守也得对他恭敬有加。

    而他,基本上什么也没做,说是祝人,实际上连品级都没入,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有一个大祝老师。

    一步登天呐……

    但话说回来,李启却意外的并不觉得怎么飘然。

    因为,在经历了穿越,三年苦熬,又有和沈水碧交流的各种日常,再有就是前几天的大战。

    这一切经历,让李启自己都感觉到,现在得到的吹捧,不过是一场空。

    在第一次见识到天地的气,城市的气的瞬间,那种宏伟,那种震撼。

    然后,是第一次完成祝人职责,和鬼神沟通,达成人鬼协调之时。

    再后,是目睹日凝和战斗时候,涌现的道韵与诸多气。

    这些,都让李启已经对现在眼前的这些处变不惊了。

    这些富贵,归根结底,还是需要自己挣来的,才是真的。

    认清楚自己,这或许就是沈水碧所说的:“处变而不惊,荣辱亦不乱。”吧。

    所以,这整整四天来,李启都安心的读书,修炼,步步扎实,稳稳向前。

    反正老师已经给了他真正的术法,慢慢修行就好。

    他的祝人之道,远远没有武道修行那么快,但却愈发厚重。

    太守回来之后,没有拔营,反而继续驻扎留下,说是要等候其他人。

    这期间,自然也是每日宴饮。

    李启也不拒绝宴饮,但回去之后依然稳重修行,读书。

    他的表现让那些官员也有些惊讶,也纷纷收起轻视,不敢只是以贵公子的礼仪对待李启,转而赞扬他的沉稳。

    只是这赞扬有几分真,就不好说了。

    但李启也不在乎。

    他修行,又不是为了这些人的夸赞。

    又如此等了七天。

    七天后,有人陆陆续续的回来,平平安安。

    有人疯疯癫癫的被人捡回来,修为尽废。

    李启好奇的询问沈水碧,为什么会修为尽废。

    沈水碧则不甚在意,随口回答道:“因为仔细参详了大卜道韵,发现大卜对道的理解和自己不一样,心忧恐惧之下,道心崩溃了吧?”

    “这种人没什么前途的,道路是自己的道路,哪怕是大卜的道,也只适合他一个人,因为自己的道和大能的不一样就心忧至此,死则死矣吧。”

    兔子并不觉得可惜,对这种人,她似乎非常的看不上。

    正相反,她好像很喜欢自己这种的。

    好事。

    此间事了,那些完成目的的修行者,还有官员都各自告辞离去,只剩下李启沈水碧和太守一起前往白蛇州州城。

    李启倒是想拒绝,自己和沈水碧独自离开。

    不过,太守却出言挽留道:“公子何必着急离开,公子此番赐予我等机缘,我等怎么可能只用宴席打发?不若公子随我到白蛇州州城,届时自有厚礼备上。”

    李启答应了。

    谁不爱厚礼啊?

    于是,马车再度启程。

    启程之后,还没两个时辰,太守就邀请李启单独见面。

    李启自无不可,来到太守那边。

    车厢之中,长桌已经撤去。

    取而代之是那种檀香桌案。

    两人对坐。

    “公子可知,我为你备下的厚礼是什么?”太守给李启倒上一杯茶,问道。

    “这我怎么会知道?太守大可不必卖关子。”李启礼仪周到,双手接过。

    “那我也就不隐瞒了,公子身为巫神山高徒,应该知道域外之界。”太守如此说道,目光自信,好像李启一定知道一样。

    李启知道吗?

    废话,他肯定知道,他就是从那儿来的。

    但是……对方什么意思?

    李启皱眉,一言不发,等待后续。

    “看公子脸色,应该是知道的,想必,哪怕是对巫神山子弟来说,在不入品级的时候,进入域外界域的资格,依然少有吧?”太守笑笑。

    “公子给了我一个机缘,我便回赠给公子一个机缘,我手中有一份大鹿国主的手信,可举荐一位英才进入域外界域,对公子绝对大有裨益。”

    “此处域外,名叫仿徨界,乃是一八品世界,世界之主不过八品,想必对公子来说不是问题,这一方世界作为大鹿国的资源界域由来已久,早已驯服,资源方面不敢多说,公子肯定不缺,但异界的不同道韵,对公子入品,绝对帮助极大。”

    太守如此说道。

    这次交谈并没有持续很久,其实就是太守试图投桃报李,让李启也得到一份属于他的机缘。

    李启也明白,这大概不仅仅是礼尚往来,也是太守对自己的投资和示好。

    毕竟,白蛇州太守也能分清楚自己这种叼死老鼠的猫头鹰,和未来大概率能起飞的凤凰的区别,现在交好,没有坏处。

    李启也不会拒绝这一份厚礼,毕竟不管怎么想,对方都没有理由要害自己。

    真要害他,太守可是六品啊,和咒魔大王,熊杀大王是一个等级的。

    那种存在,真要害自己……

    那多半也是没办法,必死无疑。

    所以李启欣然接受了,但是他还是要回去咨询一下沈水碧。

    这一次交谈结束之后,李启就回去找到了沈水碧。

    “沈姑娘,域外,是什么?”李启对沈水碧问道

    “啊?你不就是从域外来的吗?”沈水碧愕然。

    不是,自己是外道之人这事儿已经传开了是吧?

    李启一拍脑袋:“可我也不知道域外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沈姑娘还是告诉我一下吧。”

    “唔……我想想啊,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啦。”

    沈水碧思索了一下,然后给李启解释道。

    所谓域外,顾名思义,就是这一方天地之外的,别的世界。

    这里,就要提出‘宇宙’的概念。

    四方上下曰“宇”,往古来今曰“宙”,宇是所有的空间,宙是所有的时间。

    宇宙之大,茫茫不可穷尽,而其中也有无数天地,各自秉承不同的‘道’而生,以气为交感,化生万物。

    而域外,就是指自己世界以外的其他地方。

    沈水碧说道:“按照圣人所提出的九品分级法,也将不同的天地分成九品,以此方天地所能供养的起的最强者为线,凡是能供养的起九品出现的,便是九品世界。”

    “正如你所见,我们这个世界,能供养复数的一品,甚至还有超越一品的圣人,真仙,巫神存在,所以,我们此方天地,就可以被称为‘天下’。”

    “这个名称意味着只在天之下,迄今为止,探索了无数域外,暂时只有我们一个‘天下’,但我听娘娘讲过,真仙们都说,宇内虽然没有痕迹,但宙光之中却有别的‘天下’的踪迹,想来是有别的天下的。”

    “‘天下’的影响力能辐射至无数世界之外,甚至你还可以在很多别的世界听见相同的传闻,神话什么的,你应该也是这样吧?你一来就能识字,还对一些存在一知半解,肯定是你所出来的世界受到过此方天下的影响,在那边也流传着天下的传说。”

    “咳咳,扯远了,反正就是这么回事,这些域外界域多半就是如此,基本上是作为天下的附属存在,他们还会有‘飞升’一说,就是以自己的力量打破世界桎梏,前往更高品级的世界,至于飞升的终点,那自然就是我们这方‘天下’了。”

    “相对应的,我们的天下,也可以前往域外,有时候是征服一些土著,有时候是收集资源,毕竟,天下虽大,物资也很丰富,但也不会有人嫌自己钱少……”

    “这次,应该是大鹿国自己掌控的一个域外界域吧?既然只是八品世界,说明世界能支撑的最强者只有八品,应该没有什么危险可言,去吧,去一趟域外对你入品确实是很有很大的好处的。”沈水碧最后这么总结道。

    所以,李启也就放下心来,继续去修炼了。

    反正现在也不用自己赶路,等到去往白蛇州的时候,时间多的是,不如抓紧用来修炼和读书,争取早日入品。

    在李启修炼的这段日子里。

    沈水碧也没闲着。

    她的积蓄足够了,准备入品了。

    自从几个月前自废功体开始,兔子就已经开始预备重修的事情了。

    经过了和阳凝那一次的事情后,等到那两只妖魔都死了,李启被大祝带走的时候,她就去和阳凝要了一些别的资源。

    终于,时至今日,这一切终于全都准备完毕了。

    “嗯哼,这样就重回九品了,也算是有点自保能力了。”沈水碧哼着歌,一边在丹炉边儿忙活着。

    揉搓药饼,滤液,准备仪礼,然后,燃起丹炉。

    炼丹,是道门修行的重要一环,甚至于,就连道门专门有一脉的修行之法,都被称为‘金丹之道’。

    这个丹,不止是服用的丹药,也指修行者自己本身。

    正所谓,金丹之道,炼己为先。

    天有辰极,乃是天之中心,终古不动,众星绕其旋转,每旋转一周,是谓一‘周天’。

    罗浮山以辰极比喻金丹,讲究一个炼己纯熟,见色不动,心不动则炼己成,将自身作为万事万物的‘辰极’进行锤炼。

    这就是沈水碧修行的重点,也是罗浮山的功法核心:

    自己就是辰极,自己便是宇宙的中心,万事万物围绕自己旋转。

    这样的修行,首重心性,次重资粮,所以沈水碧才一直卡着。

    如果最后时分,她没有破掉自身的无垢之躯的话,那么以她的心性,本身就是五品,只要弥补了炼丹的资粮,那晋级就是水到渠成。

    只是,无垢之躯破损之后,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说是修复了无垢之躯,但破镜难重圆,已经破损过了,就不再圆满了,所以她还是得自己一步一步的将无垢之躯慢慢温养。

    但她一点也不着急。

    娘娘已经无事,那就没有催命的东西了,接下来的也就是水磨工夫而已。

    对她来说,时间并不值钱。

    道门的入品,需要炼成‘金丹’。

    这个东西并不是实体存在,而是指的是修行者的一种状态。

    金丹不是真的体内有那么一颗金色的珠子,如果有,那只能叫结石。

    金丹是指,当内视之时,元神凝练无漏,浑然一体,散发熠熠金光,是谓‘金丹’。

    这种状态下,修行出的真气不泄,也能抵御外气,得以延年益寿,能施展一些神通。

    不过,沈水碧做不到这点了,她的躯壳和元神浑身上下都是伤势带来的裂痕,原本还有无垢之躯挡着,现在无垢之躯都裂了,就算被大卜强行恢复,也和‘圆满’两个字差得远,勉勉强强用罢了。

    这样的话,想快速恢复,就只能走另外一条道路。

    那就是外丹。

    也就是她现在正在丹炉里炼制的东西。

    (感谢大家的订阅,谢谢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