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笔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成为顶流从歌手老婆发现我开始 > 第一百零五章 你来了一时

第一百零五章 你来了一时

 热门推荐:
    冬天的京都异常干冷,寒风呼啸在白颂纯那娇嫩的脸蛋上,她却是一点疼痛和冰凉都察觉不到。

    相较于内心的愤懑,外在的不适又算得了什么呢?

    安静的别墅群间小道,有车忽然停下,有人从主驾驶伸出头,又惊又喜道:

    “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现在去哪啊?”

    白颂纯头也不抬的从车旁走过,男人纳闷,又是叫了两声,却是得不到任何回应。

    他把车往旁边靠了靠,正要去追白颂纯,但一转眼,人都不见了。

    白家。

    没追到女儿的白志文回屋朝楼上看了眼,对李菁低声生气道:“你干什么!下午不是已经答应了吗?怎么现在还要出尔反尔?”

    李菁怒道:“你自己看不到她那臭脾气?我们为她好,反而还欠她了?”

    白志文又朝楼上看了眼,压低声线:“你别喊这么大声,爸刚吃完药睡着!”

    随后他坐到妻子身边,“本来好好的能在一起吃个饭,现在被你搞得!她什么脾气你不知道?认定的东西你能改掉?”

    “白志文,你还怪我啊?这丫头就是被你给硬生生惯坏的!”李菁气不打一处来,指着丈夫就骂,“她这臭脾气以后就是嫁过去,那都是害了人家!”

    “纯纯在外好得很!她只是跟你过不去!”白志文说了个大实话,他很关注女儿,也很了解,女儿除了跟妻子喜欢对着犟,对谁都挺好!

    但李菁不理解,“我管教她还有错了?我问的那些都是不该问的?我随便问一句两人的未来打算,她都回答不上来!她有什么底气跟我保证两人以后会怎么怎么样?”

    娱乐圈千变万化,这是有目共睹的,李菁很担心两人未来会从现在的高度跌落下去。

    毕竟这种事在女儿白颂纯身上,可是真实发生过的!

    在娱乐圈,谁敢保证明天呢?

    白志文自然也明白,但一想起小棉袄伤心的模样,也是生气的丢下一句话:

    “他要能把我女儿照顾好,老子给他发工资!我还养不起他们俩了?”

    听到这话,李菁愣住了,刚刚进门的儿子也瞪大了眼睛。

    老父亲竟然自称老子?这得有多奇葩?这下爷爷还会说,儿子不像他了吗?

    回酒店的出租车上,司机大叔时不时的抬头望后视镜,后座的女乘客一直在抽鼻子,她似乎是在忍着泪水。

    白颂纯的小脸被口罩遮住了,但在车窗外灯光和胸前怀抱的鲜花衬托下,显得十分唯美。

    刚才受的委屈让她现在只想扑到许然的怀里,什么话也不说,就那么静静的靠着,细细感受他的温暖。

    可是,当她真正站在许然房间门口的时候,敲门的动作忽然就僵在了半空中。

    他看到自己这样,肯定会担心的啊!

    如果他知道两人不被认可,那怎么办?

    想到这,白颂纯闭着眼做了个深呼吸,想要以此平复内心的痛苦。

    但她越是想平复,就越是想起对方的好,越发忍不住,最后她不得不用手背去擦脸颊上流下的泪水。

    等了很久,白颂纯选择了放弃,双眼通红的拿出房卡,回了自己的房间。

    听到门口有动静,正在刷剧的温雅竖耳倾听,正要起身去开门,却听到白颂纯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小雅,别来我房间!”

    望着带着口罩,还捧着花的纯纯姐快速回房,还把门给反锁上,温雅有些奇怪。

    纯纯姐声音好像有点嘶哑,而且,她不是回家了吗?又哪来的花?

    就在她困惑之际,手机震了下,有一条新信息。

    宇宙无敌超级美少女纯纯姐:不要和许老师说我今晚在酒店,谁都不要说,你就当我回家了!

    望着手机里的叮嘱,温雅的脑袋瓜彻底转不起来了,已高度负荷,开始冒黑烟。

    不告诉许老师,为什么不能告诉他?回不回,跟他有很大的关系吗?

    想着想着,她越来越觉得两人不对劲了。

    天天晚上混在一起,说是写歌谈工作,那也不至于每晚都在一起吧?

    不过既然于姐没说什么,那就不用太在意了,这两人还是不敢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谈恋爱的,不然我就得告诉于姐了!

    温雅坐在床上如此想到,又拿起手机,追番犯花痴。

    ……

    只想要某个人安慰自己,但却不能见他,白颂纯难受得用手背直抹眼泪,她抽泣了一会,然后给许然发信息:

    【我好想你!】

    许然这会已经从会场排练结束回来了,他只比白颂纯早回几分钟这样,这会正在等外卖。

    他打开电脑时,看到手机微讯,那四个字让他脸上的疲惫减少了几分。想了下,在九宫格上啪嗒啪嗒打字。

    摇啊摇:有空吗?

    纯某人:怎么啦?

    现实情绪低落,在网上却能用语言去做掩饰,白颂纯的回复和往日几乎没什么两样。

    摇啊摇:跟你开视频啊!

    白颂纯不敢接,但又要怎么拒绝呢?

    她一时间不知道该用什么理由去搪塞。

    沉思了会,她想到了一个说辞。

    纯某人:我刚才下楼洗梨子去了,你想跟我视频呀?我就不!你知道什么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嘛?

    摇啊摇:是你说你想我的!

    纯某人:嗯哼?咋啦?我就喜欢诱惑你,然后再拒绝你!话说我现在正躺在我的小闺房里,你想不想看我的小闺房呀?

    打完这串字,白颂纯立马又给自己“弟弟”发了条信息。

    纯某人:去我房间拍段视频,把床稍微弄乱一点,你自己别出声,快点!!!

    弟弟白承勇看到信息,先是眨了好几下眼,最后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最后的三个感叹号上。

    这事不小!

    于是也不问为什么,立马照做了,结束后才问一句,晚上是怎么回事?我问爸妈,爸妈也没说!

    白颂纯懒得回复,检查了一遍视频,然后发给了许然。

    纯某人:呐~你家厚皮小女友的小闺房,有木有觉得很温馨?有木有想扑上去睡一觉的冲动?

    许然跟着手机镜头,大致浏览了下白颂纯的卧室,能看到床头和墙壁上有白颂纯的艺术照,然后就是床很大,化妆台很豪华,地上有地毯,看上去就知道价格不菲。

    另外,房间很大,三四十平是肯定有的。

    摇啊摇:重新定义小闺房。

    白颂纯没想到许然的关注点转移到了那里去,吸了吸鼻子,房间大有什么用?不能跟喜欢的人一起睡,还不如不要!

    她在26键上打着字,金窝银窝不如我们自己以后的小窝!

    打完后,她想了下,又删除了重新打。

    纯某人:切,金窝银窝,不如你的狗窝!

    看到这信息,按理说,许然是觉得很感动的,但又真心感动不来,这话怎么看怎么怪!

    摇啊摇:那要不要我学个狗叫?

    白颂纯还没说不要的时候,对方就已经发来一张图片。

    图片很熟悉,是两人在来京都的飞机上合拍的照片。

    照片里的自己是张着嘴巴要去咬许然,但许然却剪了一部分,只留下自己张嘴的样子,然后配文字,汪汪。

    见到这,白颂纯破涕为笑,先前由李菁带来的郁闷烦躁,突然间就消失了大半。

    她想了下,找到一张以前抿嘴眯眼皱眉的生气自拍,然后发了过去。

    许然看到后,莫名觉得可爱。

    摇啊摇:想摸摸!

    纯某人:就不给!别想占我便宜,只有我能占你便宜,懂?

    摇啊摇:你欠我一个吻。

    纯某人:坚决不还!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得火热。

    小老板眼角也不再有新的泪水落下,只有两条淡淡的泪痕,暗示她曾经伤心过。

    许然的外卖到了,是一份来自沙县大酒店的特色炒粉。他拍了张照片,然后发了过去。

    摇啊摇:我先吃个饭。

    白颂纯看到他晚上吃的很简单,有些心疼。

    不过,这也是对方的优点,挣了很多,但不会随便浪费。

    纯某人:嗯嗯,你先吃吧!希望以后我不在的时候,你只吃外卖,不吃外卖!

    许然:???

    吐了,小老板不仅厚皮,还很污。

    许然看懂了,但却觉得自己不能随便上车。

    摇啊摇:什么意思?

    白颂纯眨眨眼,咦?我男朋友咋这么单纯?

    不如把我名字里的纯送给你,你叫许纯,我叫白颂然好了。

    白颂然?感觉不太好听的亚子。

    不过没关系,只要不动前面那两个字就好了!

    那可是能彰显我特征的两个字!

    纯某人:没事,我打错了。我希望你能少吃点外卖,多吃点好的!

    许然知道小老板在自我掩饰,也没揭穿,不然揭穿对方的同时,还会暴露自己。

    摇啊摇:吃什么都可以,我不挑。

    纯某人:嘻嘻嘻,我男朋友真棒!你赶紧吃吧,吃完再聊!

    许然放下手机,将坨成一团的炒粉给搅了搅,不知怎么的就想起,小老板说我好想你,于是又拿起手机。

    摇啊摇:我单手吃饭还是没问题的。

    白颂纯一直守着手机,等待对方吃完,结果看到信息的内容,轻轻笑了下。

    纯某人:所以你也很想我!一刻也不愿松开的那种!

    摇啊摇:是的。

    白颂纯闭上眼睛嘿嘿一笑,心里有蜜糖一般的甜。

    不过这份甜味没有持续太久,她突然又想起晚上在家的那一幕,母亲说的话不是没道理,在娱乐圈,夫妻分离是很正常的。

    纯某人: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摇啊摇:问吧。

    白颂纯思索了一会,打了一段字又删除了重新再来。

    纯某人:唔,我们这个职业,其实分开是难以避免的,如果我们以后长时间处于这样的分开状态,那该怎么办啊?

    异地十有九死。

    许然没见到周围有谁能在异地的情况下,坚持把恋爱谈到结婚,当然,肯定也有,但他在地球二十多年,再加上原主的二十多年记忆,拢共四十多年,却是一个也见到!

    所以不难想象,异地恋究竟有多艰难!

    现在小老板就和自己分开了,有此顾虑,实属正常。

    摇啊摇:你自己有想法吗?

    纯某人:有,我打算明年只接跟你在一起的通告,没有的话,就不接了,跟着你跑。然后我转幕后,做你的助理和经纪人,纯白全力捧你!

    许然沉默了,忽然有些感动,他知道小老板是很喜欢唱歌的,现在要转幕后,甘心吗?

    他把心里的想法告诉给对方,白颂纯回复很快。

    甘心!!!

    两个字而已,用三个感叹号结尾,似乎是在强调语气。

    许然细细感受两个字里传达出的决心和坚定。看了很久很久,都快不认识这两个字了。

    他放下筷子。

    摇啊摇:即便不跑通告,我也有信心让你赚到钱,并且,一直活跃在大众视野中!

    白颂纯一愣,对方的话和信心是她刚刚对母亲所表决的。

    现在听到当事人说出口,本来就充满信心,现在更是无所畏惧!

    纯某人:我相信你!

    许然一笑。

    摇啊摇:所以,大胆的把你的事业交给我吧!

    白颂纯浑身都暖洋洋的,她脸上噙着美好的笑容,大大的眼睛里爱意都要溢了出来。

    她鼓着嘴按下键盘。

    纯某人:唔~~你就只想让我把我的事业交给你嘛?那我呢?

    摇啊摇:你是我的事业!

    这信息一发到白颂纯的手机里,白颂纯顿时感觉全世界都变得虚无,脑袋里就只有那六个字。

    这不是我爱你我喜欢你,但却要比这句话还要具备冲击力。

    白颂纯怔怔的望着那条信息,嘴唇翕动,似是瘪嘴想哭,又想扬唇想笑,终是轻轻一咬,让酸楚的鼻头和湿润的眼眶去表达内心的情感。

    刚刚的她面临着母亲的质疑,她是孤身作战的,战到精疲力尽,如今有了支撑,瞬间恢复力量。

    她甚至想回去再和李菁对线个千八百回合!

    不过她现在更想冲到许然的怀里。

    只是,才撒的谎,要怎么圆?

    纯某人:我想来找你,想抱着你!

    许然看了眼时间。

    摇啊摇:你再过来就十点多了,要让我担心吗?

    纯某人:不要!

    白颂纯还是按捺住了对方怀抱对自己的吸引力,她彻夜未眠,思索着和男朋友的未来。

    第二天一大早,许然被电话声给吵醒了,一开门,一阵好闻熟悉的馨香扑鼻而来。

    一个软软的女孩子扑进了自己的怀中。

    “才一晚不见,怎么就这样了啊?”

    小别胜新婚,不过如此!

    白颂纯紧紧搂着许然的脖子,带着一丝依赖说道:“总觉得你离开了一时,就是离开了我一世!”

    “但其实,我不仅来了一时,还有可能是一世哦!”许然拍着她的后背,轻声笑着说道。